月无言。

胡霍,王凯,sj,sx

我已经看透这个群里了,没事反正每年都这样……

去年一毛钱包10个,今年一块钱包10个,新的一年大家都赚了不少呦

港真,我都没敢都截,因为他们丧心病狂的就这样发了一整个晚上

【楼诚/楼诚衍生】为什么跟我长得一样的那个人是那样的!!(二)

脑洞而已  请勿考据

博君一笑  不给拍砖

懒癌晚期  更新不定

时间线已死  不要在意

ooc  慎

以上

 
然后小前台继续懵比的发了一条去消息‘窝巢…我看到陈导跟一个小恐龙有说有笑的【呆.jpg】’

 

(二)

于是在一帮八卦职员的宣传下没多久流言就四起了

 

你知道吗?陈导跟一个看哪毁哪的小姑娘一起进了公司

我听陈导跟那个女的还有说有笑的呢

你说,陈导跟他是什么关系?

不管什么关系都很可怕好吗!

 

当然这些我们的阿诚哥哥都不知道

 

在阿诚哥哥顺脚挡住了不知道怎么掉下来的车轱辘之后 ,他跟无敌敌顺利的到了会客室,里面还有人,阿诚哥哥就陪着无敌敌在外面等着

 

就在阿诚哥哥跟无敌敌边聊天边等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一个…嗯…人,这个人看到无敌敌之后先是张大了小嘴惊讶一番,然后傲慢的看了无敌敌一眼  站在了无敌敌的前面

 

阿诚哥哥看着直接插队的人,皱眉

 

大哥,这人真没礼貌…

大哥,这人穿的还很少…就跟百乐门的舞女似的…

 

阿诚哥哥刚想开口教育这个顺便插队的人,就被无敌敌给拦住了

 

阿诚哥哥看着笑的一脸傻样的无敌敌,有点愤懑的翻了个白眼之后没有再说什么

 

然后两人一起被叫进去了…(白插队了)  

 

阿诚哥哥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在外边等着无敌敌,

 

无聊的阿诚哥哥开始东张西望,无聊的阿诚哥哥看到了一个牌子,阿诚哥哥慢慢的靠近

 

‘X守工X’阿诚哥哥皱着眉看着挂在墙上的牌子

 

这是个什么字啊…这个‘则’跟則有点像啊,这个‘员’应该員把,则守工员?嗯??

 

特工出身的阿诚哥哥反映迅速,应该从左往右!!所以…员工守则啊…

 

不过…阿诚哥哥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于是快速的看了一边全文(?)

 

嘤…大哥,我有好多字不认识

 

大哥,我成文盲了

 

大哥,我对不起你的多年教育

 

大哥,我给你,给明家,给我党和国家丢人了,嘤…

 

阿诚哥哥内心的疯狂的刷屏,可是面上一点不显,毕竟咱可是专业科班出身的!

 

一旁经过的中年女秘书,莫名的看着阿诚哥哥,然后走掉了

 

奇怪,李总不是说,陈导今天请假吗…  秘书摇了摇头,管我什么事啊,才不多管闲事呢

 

 

木娄一整晚都睡的很好,第三战区大胜暂时没有心事了,阿诚还陪在自己身边,木娄迷糊的转了个身,把身边的阿诚搂在自己怀里

 

被木娄搂在怀里的阿诚,微微惊愕的轻哼了一声,不满的嘟囔着,然而并没有清醒

“嗯!别闹…婉君…”

“嗯…”木娄再次把阿诚搂紧了一点,阿诚说,别闹,婉君。那就不闹,可是…婉君是谁……

“唔…”阿诚顺从的被木娄搂在怀里,靠在对方的胸膛上,顺便蹭了蹭。可是…婉君怎么能搂着自己啊?

 

“?!?!”

“!!!!”

 

两个人瞬间清醒了,同时挣开眼睛,就这样直接看到了对方

 

木娄不满的皱眉,都跟了自己那么多年了居然还敢惦记别人,而且自己居然都没听阿诚提过

‘阿诚’看着眼前这个脑袋有点大,衣衫不整,还抱着自己,占自己便宜的…男人,眼睛越睁越大

 

“阿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海豚音响彻天际

“……”

家明宝宝,一个挺身做起来,抱着被子挡在自己胸前…继续尖叫,拉开被子低头看看自己的穿着然后…接着叫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家明宝宝漂亮的兰花指不停的对着木娄指呀纸

 

木娄在家明宝宝开始飙高音的时候,就直接坐了起来

 

木娄用一只手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木娄觉得自己的头疼犯了

“闭嘴!!!”

家明宝宝瞬间禁言,收回手,可怜兮兮的抱着被子,睁着大眼睛看着木娄,奇怪…为什么要听他的…这是我家啊!!可是…刚才真的好吓人,嘤…

 

木娄看看周围的环境,再看着这样的‘阿诚’,瞬间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专业科班出身的木娄一看就这的这个不是自己的阿诚,啊…头…好疼…

 

阿诚,你在哪…

 

阿诚,这是哪…

 

阿诚,这有妖精,可是他为什么跟你长一样…而且他还是这个样子的

 

阿诚,我有点方

 

阿诚,我想回家…

 

木娄抬眼看看好像失身少女一样的家明宝宝,默默的看看自己的衣服,嗯 只是衬衣乱了一点,没有对不起阿诚 

 

“这是哪?”木娄淡定的看着家明宝宝

“我家…”嘤…这个人好可pia

“……”我竟无言以对

 

在一阵鸡同鸭讲之后,加上木娄强悍的观察力,终于差不多搞清楚了自己现在状况

 

时间:2014年8月16

地点:上海,他家…

原因:不知道…

执政党:我党

 

阿诚,我们抗战胜利了呢,真好…

 

可是…阿诚,我饿了

 

阿诚,我想吃你准备的早饭

 

阿诚,我还是想回家…【生无可恋】

 

“你能带我出去逛逛吗?”木娄问

 

家明宝宝一听 “什么?!?!出去逛逛!?!?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我可是很忙的!!!你莫名其妙睡到我床上,还占我便宜,还让我带你出去逛!!!”

 

“……”木娄再次揉着自己的脑袋,明明是很好听的低音炮,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说话

“闭嘴!!!”

 

嘤…又来了,又是这种感觉…嘤嘤嘤…无双,我需要你…

 

木娄看着抱着一只狗,可怜兮兮缩在角落的家明宝宝,叹息“能带我出去逛逛了吗”要不是不了解情况,说什么也不会找你带的!

 

“可是我还要上班…”弱弱开口

 

“那就请个假,用不了多长时间的”

 

可是今天还要选新总裁…我也有一票的…“哦…”默默掏出手机,打电话

 

“小茜…”欲哭

‘怎么了这是?你在哪啊?这么晚了还不来公司,今天要选新的董事长,你还有有XX的片子要拍呢’

“我在家…小茜…我今天不能去上班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嗯…是有一点小事,不过没关系的…你放心…”撅嘴撒娇

‘真的吗?’

“嗯~~你帮我把我那一票投给你家小南瓜,知道了吗”

‘你不来这一票就作废了,哪能帮你投’

“啊…人家忘了嘛~”

 

“咳咳”这是木娄,为什么要这样,因为木娄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可不可以不要顶着跟阿诚一样的脸,然后……那个样子!

 

家明宝宝小心的瞟一眼木娄  “那小茜,就先这样喽,拜拜~”

‘嗯,拜拜~’

 

家明宝宝可怜兮兮的看着木娄

木娄上下看着家明宝宝“你打算这样带我出去吗?”

家明宝宝低头看看自己,嘤…到现在还穿着浴袍能怪我吗!!!怪我吗!!都是这个大胖子的错!!!对,就是胖子!!!尽管这个胖子长得还不错…但是这些话家明宝宝才不会说出来呢!口亨!

 

木娄看看穿着浴袍露出漂亮锁骨的家明宝宝,默默低头揉揉自己的鼻子

 

阿诚,虽然这只跟你长一样的妖精是这样子的,但是…他毕竟跟你长得一样…

 

阿诚,我心里只有你,你要相信我,我不会喜欢他的

 

不过… 阿诚,你要是真的变成这样大哥也不会嫌弃你

 

等等…不对不对,我家阿诚才会变成这样!绝对!!

 

“喂!!出去出去!!!”迟迟不见木娄出去的家明宝宝

 

“……你这这熨斗什么的吗”看着自己满衬衣褶皱的木娄

 

“……”

 

‘彭’的一声之后,木娄抱着家明宝宝不知道从那个角落翻出来的,长得跟吸尘器一样的东西,然后被家明宝宝给赶了出来

 

木娄懵比的看着手里的东西

 

阿诚,这什么玩意

 

阿诚,这玩意怎么用

 

阿诚,我需要你

 

木娄在客厅里四处看看,再看看自己

 

丫的,这是让我直接脱光了自己熨的节奏吗… 而且,着玩意到底怎么用…

 

最终科班出身的明楼 还是找到了这个熨斗的用法,毕竟人家是专业的

 

当然木娄是不会脱光了在客厅熨衬衫的,他随便找了间房间(家明宝宝可是住别墅的宝宝)

 

当木娄看着着装完成的家明宝宝,木娄觉得今天头疼的次数好像特别多…

 

阿诚,这穿衣的风格…真是…

 

阿诚,我好想你…【趴】

 

终于出门的木娄想着  是不是应该庆幸昨晚睡觉的时候因为喝多了所以没有脱衣服。(外套、马甲跟领带跟阿诚哥哥喝酒的时候脱掉了~)

 

不过…阿诚不是上楼拿睡衣吗?怎么没帮自己换呢??不过…还好没换

 

就在木娄终于跟家明宝宝出门的时候,阿诚哥哥还沉浸在‘大哥,我不认字了。大哥我成文盲了。大哥,我对不起你’的情绪中

 

阿诚哥哥默默地伤心着,身后传来‘哒哒哒’的走路声,阿诚哥哥没有在意,毕竟来来往往的人很多

 

“家明?家明,家明!!”李安茜同学刚刚从董事长的选举上下来,顺便安抚了他家哥哥李安瑞同学,现在正打算跟新上任的董事长他家亲亲男盆友小南瓜去拍照片,然后就看到了在会客室门口看到了乱晃的家明宝宝

 

不是说不来上班了吗…什么情况…

 

然后就叫了两声,然而家明宝宝并没有理他

 

“家——明——”说着安茜同学一把拍在了家明宝宝的肩膀上

 

这边阿诚哥哥还沉浸的悲伤中 根本没有在意越来越靠近的安茜同学  直到一只手拍到自己肩上

 

阿诚哥哥眼神一变,直接按住肩上的手,一个反身把身后人的胳膊反剪到身后

 

阿诚哥哥表示这不怪我,这是条件反射…

 

“啊!!!疼疼疼!!”安茜同学的内心是崩溃的“你干嘛呀”

 

阿诚哥哥一看,哎呀 是个小姑娘,还是一个端庄的小姑娘,阿诚哥哥连忙松手

 

“对不起啊,我…”

 

“家明?”安茜同学听着低音炮的家明宝宝,懵。再看看家明宝宝的穿着,难道是受了什么刺激?  安茜同学这样想着,然后有些担忧的开口

 

“家明…你…你没事吧”

 

“啊?”阿诚哥哥,懵。家明是谁啊…“这位小姐,你应该是认错人了…”

“嗯?”安茜同学皱眉

 

就在这个时候进去面试无敌敌终于出来了,一出来就看到阿诚哥哥跟一个女强人对视

 

“额…”

 

安茜同学一看无敌敌,吓了一跳,真的是吓了一跳

 

“好了吗?那我们走吧”阿诚哥哥这样说着

“哦…哦哦,好”  然后…然后两个人就走了

 

阿诚哥哥离开的时候对着安茜同学礼貌的点了点头

 

“唉?”安茜同学看着离开的两人,再次皱眉

 

难道真是我认错了… 想想无敌敌那惊为天人的容颜… 安茜同学觉得…家明宝宝应该不会接受跟这样的人一起玩,安茜同学认为自己还是挺了解家明宝宝的。

 

TBC

(一) (二) (三)

 

 

明天更文

明天更文,要是不更。。。。我就删了这篇

【楼诚/楼诚衍生】为什么跟我长得一样的那个人是那样的!!(一)

脑洞而已  请勿考据

博君一笑  不给拍砖

懒癌晚期  更新不定

时间线已死  不要在意

ooc 慎

以上

——————————————————————————————

阿诚哥哥一脸懵比的看着周围的环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己只不过是跟自家大哥(兼爱人)喝了点酒庆祝第三战区大胜,然后在去自己房间给大哥(和自己)拿睡衣的时候脚下一个不稳‘啪唧’摔了一下,等自己再次爬了起来就……

 

所以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特工的本能让阿诚哥哥快速的镇定下来,开始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

 

大哥,这里的车好多,都跑不动的。

大哥,这里的楼好高,都看不到顶的。

大哥,这里的姑娘穿的好少… 跟没穿似的…

大哥,这里的灰机… 等等灰机?!?

 

看到灰机的阿诚哥哥下意识的跑了起来,跑了一会发现…哦,这个灰机好像并没有要扔炸弹的样子,于是阿诚哥哥放慢脚步停了下来。

 

在阿诚哥哥渐渐停下来的时候,一辆满满都是人的长得很像电车又没有电线的车在阿诚哥哥身边停了下来,阿诚哥哥余光一看:大哥,这个好像巴黎的沙丁鱼罐头!想吃(ˉ﹃ˉ)

 

就在阿诚哥哥想着沙丁鱼罐头的时候,从罐头盒里被挤出来了一只沙丁鱼…额…这只沙丁鱼一边喊着“让一下让一下,不要挤啊”一边直直撞上了 脚步还没站稳的阿诚哥哥

 

阿诚哥哥‘啪唧’一下就摔了,揉了揉被沙丁鱼(误)撞疼的肩膀,眼眶泛红(想想无敌敌那能把有机玻璃们撞碎的脑袋)

 

大哥,这只沙丁鱼撞的我好疼(阿城宝宝委屈.jpg)我要把她吃掉!!!

 

当然阿诚哥哥并不会真的把这只沙丁鱼吃掉,毕竟那不是真的沙丁鱼。阿诚哥哥听着耳边不断传来的对不起对不起,听声音还是个小姑娘,于是阿诚哥哥秉持的良好的家教和绅士风度揉着自己的肩膀默默的站起来,顺手把地上的小姑娘给扶了起来。

 

“你没事把?” 阿诚哥哥温柔的开口

“我没事我没事,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沙丁…额…小姑娘一只手捂着自己的额头一边不断给阿诚哥哥鞠躬道歉

“好了好了,没事的。”阿诚哥哥拦住被下了 瑞辟特乌拉巴哈① 的小姑娘,拦住之后这才看到小姑娘的正脸

 

看着小姑娘的脸,阿诚哥哥反射性的露出一个笑容

大哥,这个小姑娘…长得好…奇怪…

 

小姑娘看着阿诚哥哥,好帅的蓝孩子,声音也好听~ 咧嘴露出灿烂的笑容,顺便还有那…带了好多年的…牙套

 

阿诚哥哥的笑容更大了一点

大哥,这个小姑娘…牙上带的是什么…

 

“请问…”

“那个!!”

 

阿诚哥哥刚想问问眼前的小姑娘到底是什么地方然后这个小姑娘就跟他一起开口了

 

“额…你先说…”

“额…你先说…”

 

大哥,我觉得我们好像在表白…就跟咱俩当年一样

 

“你先说吧。” 阿诚哥哥秉持着良好的教养 让对方先说

“你先说把。”小姑娘觉得对方被自己撞到很不好意思,让对方先说

 

最后阿诚哥哥还是先说了,毕竟弄清楚当前所处的环境是一个优秀特工和地下党员的基本素质

 

“请问你知道…”这里是哪吗?‘咕’… 阿诚哥哥绝望的闭上了眼睛。阿诚哥哥内心是崩溃的

大哥,我饿了…嘤…

 

淡定的睁开眼睛,再次开口

“那个…”‘咕…’阿诚哥哥要哭了

大哥,阿诚对不起你,阿诚给你给明家给党和人民丢脸了

 

小姑娘看着阿诚哥哥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好心的开口

“那个…”对手指“虽然我很想听你说,可是我面试快迟到了,要不…你跟我去面试,然后我…请你吃饭,就当给你赔礼道歉,嗯?”然后用纯真的小眼神盯着阿诚哥哥看

 

“这样不…”好吧‘咕…’嘤…阿诚哥哥心里苦

于是阿诚哥哥跟着小姑娘走了(论如何拐走阿诚哥哥)

 

路上阿诚哥哥发挥一个优秀特工应有的素质跟不凡的撩妹技能……跟小姑娘套话

 

然后阿诚哥哥知道了小姑娘姓林叫无敌。好奇怪的名字。阿诚哥哥默默吐槽

女,二十六岁,1988年生。阿诚哥哥掐指一算,窝巢!2014年?所以……

 

大哥!!我们抗战胜利了!!不过…

 

大哥,我有点方…我想回家…

 

终于到了无敌敌要面试的地方,阿诚哥哥站在无敌敌后面看着她跟门口的保安说明情况

而门口的小保安 基本处于懵比+惊吓的状态(被无敌敌吓得)

 

阿诚哥哥看着无敌敌说“要不…我在这等你?”

无敌敌挠了挠本来就很乱的头发“这,不好吧,一起进去吧,你就当帮我……”

 

嗯…阿诚哥哥在路上就仔细观察过无敌敌了

虽然这个小姑娘牙上带着奇怪的东西,但是穿的还是挺正常的,至少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穿的跟百乐门的舞女似的,嗯…发型也挺正常的就是乱了点,好好捯饬捯饬应该还是挺好看的。

 

然而现在无敌敌本来就乱的头发被她自己挠的更乱了,阿诚哥哥觉得自己有点不能忍

于是就在无敌敌说话的时候阿诚哥哥就边听边抬手帮无敌敌整理着发型

 

听到无敌敌突然没了声音阿诚哥哥“嗯?怎么了?帮你怎么?”

无敌敌现在有点懵“帮…帮…我…加油…”您好,您的反应力以线下。

“啊~好啊,那走吧”褶子笑

“哦…哦。”您的反应力已阵亡

 

经过小保安的身边时候,阿诚哥哥余光看着到小保安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自己,一个手指不停地在自己跟无敌敌之前来回指着。

 

莫名其妙。阿诚哥哥想着

 

小保安觉得自己有点不好,窝巢我看到了什么!!!然后反应极快的小保安飞快的再自己的群组里发了一条消息

 

不太务正业的小前台看着小保安发来的消息

“陈导跟一个长得随心所欲小恐龙有说有笑?还温柔体贴整理发型?骗鬼啊。”小前台不屑的嘟囔着随手回了一个‘呵呵’

 

“你好~我是来面试的~”

欢快的声音响起,小前台抬头一看,噫!!“呵…二楼,左转,会客室”

“谢谢~”

“走吧”笑

小前台这才一看,妈呀!!!真是陈导。然后就在小前台还在懵比的时候,阿诚哥哥就跟无敌敌有说有笑的走掉了。

 

然后小前台继续懵比的发了一条去消息‘窝巢…我看到陈导跟一个小恐龙有说有笑的【呆.jpg】’

 

 

TBC

(一) (二)

【楼诚/楼诚衍生】不负责任的楼诚及其衍生文常见现象

纯属娱乐 请勿当真

 

数据什么的是我随便写的,不要当真

 

看的文少,哪里错了,不要在意

 

以上

 

1.阿诚哥哥总会被大哥打一枪

2.阿诚哥哥要是有家人来找的话 基本是北平的方家

3.阿诚哥哥可能不是明家的孩子,但是小少爷一定是明家的孩子

4.大部分情况下小少爷会和曼丽妹子在一起,当然也有可能跟老师在一起,再不然会和顾清明长官在一起,基本不会跟程小姐在一起。不过有了风镜之后,小少爷基本曼丽妹子承包了,根本没考虑过顾长官的感受!!!

5.大哥跟老师永远不对付。

6.如果是ABO的话,一般情况下明家除了阿诚哥哥都是A,且小少爷会被阿诚哥哥吸引

7.百分之八十五的O诚哥哥会选择隐瞒自己O的身份,伪装成A或者B,然后会因为抑制剂失效跟大哥发生关系;剩下百分之十五的O诚哥哥,会压着自家的A做过发情期。

8.然然永远摆脱不了谢boss。

9.凌李的话,然然被谢boss虐完或受伤之后,会被送进凌远的医院,如果需要手术的话会是院长主刀。

10.接上一条,如果凌李在然然被虐之前就好上了,那之后的日常就是开导,安抚然后性福的HE;如果凌李是在然然被虐之后才好上的,那之后的日常就是院长悉心关爱,然然日久倾心。

11.ABO的话,然然属性不一定,但薄靳言一般是A。(根本没想过袁浩的感受!!)

12.每个跳跳都会找到一个疼他爱他保护她,愿意陪他治疗的……和和(或者家明宝宝)

13.大方永远看不惯小方的男人,不管那个人是荣石还是杜建峰或是明楼

14.kk脸摆脱不了吃货+小哭宝设定

15.许一霖永远都是O不管他是什么味的

16.酥胸是琰琰的白月光,琰琰是酥胸的朱砂痣

17.ABO的话,琰琰是坤泽且会被赐婚、求亲,不过琰琰一般不会同意

18.如果有精怪设定的话,阁主就离变妖精不远了

19.如果是蔺噗的话,阁主就离变鸽子不远了

20.很少有人带探长哥玩,原因…可能是因为探长哥有包大人。

21.谭赵没有最污只有更污

 

 

不负责任的推理:

∵曲筱绡姓曲,曲和姓曲

∴曲筱绡跟曲和是兄妹(或姐弟)

又∵曲筱绡跟李熏然是一个爸爸

∴曲筱绡跟李熏然是兄妹(或姐弟)

∴李熏然跟曲和是兄弟

 

 

【这是一个有毒的脑洞】为什么跟我长得一样的那个人是那样的!


阿诚哥哥一脸镇定的看着周围,其实他的内心是懵比的大写的那种

阿诚哥哥一个人茫然的走着,看着川流不x…堵得不行不行的各种汽车,继续懵比……

大哥这是哪…

大哥我要回家…

大哥那楼怎么那么高

大哥那妹子怎么穿那么少

大哥!天上有灰机!!快跑!!

然后阿诚哥哥就跑了

阿诚哥哥跑着跑着 一辆拉着满满一车人的奇怪的车子超过了他

阿诚哥哥继续跑  然后无敌敌从车上被挤了下来

然后  duang!!彭!!火星撞地球

阿诚哥哥捂着被撞疼的肩膀站起来  绅士的把同样倒在地上的揉着头的女孩纸扶起来 

女孩纸不停地道歉  阿诚哥哥说没事,你没事吧

然后女孩纸说没事没事  终于抬头 两个人打了第一个照面

阿诚哥哥楞了一下 这小姑娘…真是…呵呵9尴尬笑

不过跟那些个穿了衣服跟没穿一样的女孩纸比起来  至少这个小姑娘穿的还是挺正常的

仔细看看…好好捯饬捯饬应该也挺好看的

大哥,我终于碰见个正常点的了

无敌敌一看  哇~ 这个男的还挺好看,声音也好听  不要把人家吓到

阿诚哥哥想  正好问问这个小姑娘这是哪? 无敌敌想,赶紧到个别 面试

然后两个人就同时开口了

“那个!”无敌敌
“请问…”阿诚哥哥

“你先说” 
“你先说”

(话说这不是表白时候的台词吗…【趴】)

然后无敌敌让阿诚哥哥先说  
阿诚哥哥说“你知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咕…’阿诚哥哥的内心是崩溃的  大哥我饿…嘤…

然后无敌敌看着 快哭出来的阿诚哥哥  好心的开口 要不你跟陪我去面试 面试完了我请你吃个饭?

阿诚哥哥说:这样多不h…‘咕…’

阿诚哥哥要死的心都有了  大哥阿诚对不起你对不起党 给我党还有大哥大姐丢人了

然后 阿诚哥哥跟着无敌敌去了面试的地方 

到了之后 无敌敌欢快的跟公司的保安说我是来面试哒~ 保安愣愣的啊了一声

然后无敌敌转头看看站在自己身边陪自己聊了一路的阿诚哥哥

阿诚哥哥看了无敌敌一眼  说 我在这等你?

无敌敌觉得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然后说  要不你跟我进去?就当给我加油打气

阿诚哥哥说 好啊,然后就跟无敌敌一起进了公司

在他们身旁的保安张大了嘴 呆呆的伸出一只手指在已经走远的两个人身上来回的指着

然后反应极快的小保安在他们的群里发了一跳  窝巢我是眼瞎了吗,陈导跟一个恐龙有说有笑

公司的第一道门面 小前台看到小保安发来的群消息回了他呵呵两字,刚回完,就听到有人说 你好~我是来面试哒~  

小前台抬头一看 窝巢!!然后抽了抽嘴角 告诉了无敌敌面试的地点

再一看  窝巢!!!

这不是陈导吗  天呐  妈妈呀  陈导是受了什么刺激吗

眼看 ‘陈导’一脸温柔的跟无敌敌说 “走吧”小前台觉得世界都颠覆了

不过今天的陈导穿的好man啊 没有戴眼镜帅帅哒~ 声音也好有磁性好好听哒不过…陈导是什么时候回家换的衣服啊  难道是我去厕所偷懒的时候?

无敌敌跟阿诚哥哥一起走着  然后无敌敌不小心踢到了一个掉落的轮子 

无敌无敌敌刚想追 阿诚哥哥就身手矫健的给捡起来了 

于是避免了无敌敌跟家明宝宝的第一次会面 

也保护了家明宝宝的眼睛给家明宝宝省了一副隐形眼镜 

阿诚哥哥陪着无敌敌到了面试的地方在外面等着  
之后有个有点年纪女人出来让无敌敌进去
 
因为没有去追车轮所以无敌敌跟裴娜娜没有在一起面试 

上了年纪的女人看着阿诚哥哥 ,这个时候的阿诚哥哥正
在打量着周围然后看着挂在墙上的员工守则不动了 

阿诚哥哥看着墙上的员工守则整个人又不好了 

大哥,我有好多字不认识 

大哥,我成文盲了 

大哥,我对不起你多年的教导 

然后上了年纪的女人看着阿诚哥哥 一脸严肃的看着员工守则 

默默的走掉  她才不去找不痛快呢 

不过陈导今天穿的好正常啊
 

——————————————————————————————

光撩不写,可爽了~~~

 

 

 

 

 

 

 

 

 

 

 

 

 

 

 

 

 

 

 

可能会写

 

【蔺靖/楼诚衍生】美人如画(点梗)

萧景琰坐在案几前幽幽的看着书,他被蔺晨拐到琅琊阁也有几日了,也不知道宫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应该没什么事情吧,走之前都交代好了,有急事飞鸽传书

 

想到这萧景琰心不在焉的又翻了一页书

 

“那书有这么好看吗”不正经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萧景琰抬眼看了看走到案前的蔺晨,没有理他,蔺晨坐到萧景琰的对面,伸手按下他的书,凑近萧景琰缓缓开口“有我好看吗?”

 

萧景琰被这么近的距离弄得十分不自在,往后躲了躲伸手推开蔺晨

“比先生是好看许多,至少可以学到些东西”说着抽出自己的书

“唉~~”再次按住萧景琰的书“看我,也可以学到许多啊”

萧景琰深吸口气端坐着一脸正色不发一言的看着快要凑到自已脸上的蔺晨

“额…”蔺晨被他盯得心发毛慢慢退回自己的位置“无趣”

边说边摇头  随手拿起一旁的茶具开始沏茶,萧景琰也不去理他兀自看着自己的书

 

良久

 

一杯茶水推到了自己的面前,萧景琰看着推到自己面前的茶,又看了看坐在对面的蔺晨

“这是今年刚到的新茶,尝尝看”

萧景琰微微勾了勾嘴角端起那质地透彻的茶杯

“能送到琅琊阁的东西,必然不是凡品,想必就算是宫中上贡的新茶也及不上先生琅琊阁的茶”说完吹了吹手里的茶抿了一口

 

“如何?香吗?”

萧景琰放下手中的茶杯,慢慢靠近蔺晨,在他耳边吐气如兰“没有你香”

蔺晨一惊还没来得及反应,萧景琰便退回了原处,萧景琰好笑的看着蔺晨略显惊恐的眼神

 

“你…你…”蔺晨有些没反应过来,他家景琰是不是吃坏东西了,还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

萧景琰看着蔺晨的反映,失笑“呵…先生不是嫌我太过无趣吗”这样的蔺晨还真是不多见啊。萧景琰再次端起桌上的茶杯,这样想着。

 

蔺晨看着萧景琰的笑颜有些失神蓦地回神走到一旁的书桌旁研磨铺纸开始作画

“景琰”

“嗯?”萧景琰漫不经心的回答着他,边喝茶边看书

“别动啊”

听到蔺晨的话,萧景琰好奇的转头去看蔺晨“先生是要画我吗?”

“自然”蔺晨理所应当的回答过后又看看萧景琰“可以吗?”

“先生喜欢,便随先生好了”说着萧景琰继续看着自己的书

蔺晨挑了挑眉不怀好意的问道“当真随我怎么画?”

“自然,这画想怎么画自然是先生说了算”

“这可是你说的”看着萧景琰的目光越发的不怀好意然而一直在低走看书的萧景琰并没有发现

 

蔺晨大步的走到萧景琰身边,把他打横抱起往里屋走去

“啊”萧景琰被蔺晨吓了一跳反射性的抓住蔺晨胸前的衣襟“你干什么”

“画画啊”

“什么?”

说话间蔺晨已经把萧景琰放到了床上俯身压在萧景琰的身上直直的看着他

“景琰还是这么好看”

“别闹了”萧景琰被蔺晨的话弄的有些脸红伸手抵在蔺晨的身上,想要把他推开

蔺晨把萧景琰抵着自己的两只手按到他的身体两侧凑到萧景琰颈间呼吸着他身上的气息

萧景琰颇为不自在的偏过头去“先…先生,不是要作画吗,这…这样要怎么画”

蔺晨亲了亲萧景琰露出来的脖子在他耳边吐着温热的气息“你不说,我都要忘了”

萧景琰不安的眨着眼睛没有回应他

 

蔺晨从萧景琰身上起来,萧景琰恢复了自由刚打算起身,便觉得身子一僵而后就动不了了

“蔺晨!你点我穴道做什么”萧景琰看着点完自己就往外屋走去的蔺晨,愠怒的吼道

蔺晨没有回答萧景琰,因为他没一会就回来了,回来时手上还多了一个精制的木盒子

 

蔺晨走到床边,打开那个木盒子给萧景琰看,里面是一套毛笔

 “这可是我的珍藏,是不是很漂亮”

 

那是一套上好的狼毫毛笔,从小到大各个型号齐全,笔杆是用名贵的和田玉制成,手感温润细腻,洁白无瑕,晶莹剔透,顶端圆润,在笔头与笔杆的衔接处嵌着金色的花纹

 

 

微博 http://weibo.com/p/1001603923332000047247

 

袖底 http://www.gcslash.com/thread-3816-1-1.html

 

翌日

 

“蔺晨!!!!”中气十足的吼声惊起琅琊山鸽子无数

 

微风抚过,桌上的画作被吹起又落下,那画上之人青丝凌乱,香肩半露,胸部一下隐于锦被之中,嘴唇微肿,阖着双目,安慰的睡着,美人如斯不过如此。

 

END

 

 @尔朱殷独-小独 

难道就没人想点评一下吗。。。。宝宝想看评论的说。。

 

【接龙两千日楼城】番外之南柯一梦

@楼诚接龙2015 

我一定是眼戳,白带眼镜了…

1、@翊斓还魂

2、@櫻井薫无法触碰的恋人

3、@我是狐狸不是喵唯恐是梦中

4、@雪罗枷娜-蓝清醒却盼犹是梦

5、@Mitsuki_K无法克制

6、@囚鸟无题

7、@长水川一木一浮生

8、@尔朱殷独-小独平衡

9、 @Like light like lock【接龙两千日楼诚】之 归去来(第九篇)

10、 @荒村野店老板娘【接龙两千日楼诚】之 四个人的爱情

11、 @喻无忧【接龙两千日楼诚】之 得知真相的决然(第十一篇)

12、 @你又不是鱼【接龙两千日楼诚】真作假时假亦真

13、 @勒死你谁攀春花枝,带我空欢喜

14、@木卜_PanDaHoLic  【接龙两千日楼诚】前朝旧梦

 

 

李熏然做了一个梦,不,应该是好多梦,好多个无比荒诞却又无比真实的梦。

开始的时候,梦里有一个十分蛊惑人心的声音在跟他说话

 

他问,他是谁。我…是谁呢,我不记得…

他说,你是我的作品。原来我是他的作品…

他问,你认识凌远吗?凌远,我当然认识,那是我…最爱的人

 

然后呢?对了,然后他又说了好多

他说,凌远不爱你,他爱的是林念初,然后是别人,你只是一个空虚时的替代品。可是他们已经离婚了啊,念初姐对他也很好,也没有反对。

他说,离了婚也可以死灰复燃,可惜林念初不爱凌远了,所以凌远又爱上别人了,可惜那个人不是你。他在胡说,凌远不是这样的人…他不会骗我

最后那个人说,你看

 

然后,他似乎又进入了另一个梦里

他看见他的凌远和一个跟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同进同出。他们眼中的温情骗不了人

他又看见他们躺在床上,他的凌远却跟别人抱在一起,亲吻着,旁边还有一条蟒紧紧的缠住一只豹子,就像床上的两个人一样,眼里、心里再也没有别的人

 

他的心,好疼。凌远为什么要骗自己呢,他不是承诺过会永远在他身边吗,为什么要骗我呢。

他这样想着,那个惑人的声音又出现了

他问自己,想不想让凌远眼里只有你一个人。想,当然想。可是要怎么做呢,他爱的又不是我

他告诉自己,只要杀了抢走凌远的那个人,他就是你的了。要杀人?怎么能这样呢。

他说,为什么不能,是他抢走了凌远,他应该付出代价。可是凌远爱他啊,他死了凌远会很伤心的。

他说,他死了,还有你啊,你那么爱凌远,可以让他很快的走出来,爱上你。对,没错,只要那个人死了,凌远就是自己的了

 

想通了之后,李熏然制订了一系列的计划,让那个跟自己很像的人中枪身亡,可是为什么又出现了一个跟自己很像的人呢?对了,这是梦,梦本来就是不可理喻的,可是这样的话凌远的身边还是别人,然后他有重新计划,他跟‘凌远’说话,跟‘自己’说话,他说了很多,可是他却不记得,他只记得,有多的‘凌远’,还有好多的‘自己’这个梦的最后‘凌远’把那个‘自己’护在身后,用枪对着自己,而他自己则退入了无尽的黑暗。

 

之后他觉得自己醒了,他发现自己在病房里,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去的走廊,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手上会有枪,他只知道那个一直跟他说话的声音又出现了,可是自己不是醒了吗,为什么那个声音还会出现,所以其实自己还没醒。

他说,杀了他,杀了那个男人。男人?哪个男人?这里好多男的

他又说,杀了那个穿西装的男人。穿西装,在那?

他找到了,走廊里那么那多人,却只有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很好找,是不是只要杀了他自己就可以从这个可怕的梦里清醒了。对,一定可以的。

 

可是就在他准备扣动扳机的时候,却突然有个人挡在了那个人身前。是谁!?他定睛一看,是凌远!

凌远为什么要护着那个人,他看见凌远的唇动了动似乎说了什么,可是他却听不到,他大声的让凌远让开,可是凌远不仅没有让开,反而走向了自己。

脑中的声音不断的催促自己,开枪,开枪。凌远不让开,他要怎么开枪,他怎么能对凌远开枪呢,就算是梦里也不能。

凌远,快让开!!让开!!

‘开枪,快!!’

闭嘴!闭嘴!

他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凌远,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为什么还不醒过来,快点醒过来。

最后他把枪对准了自己,反正是在梦里也不会疼,给自己一枪也许也可以清醒。

他狠了狠心,扣动了扳机,最后他倒在了地上,慢慢闭上了眼睛。

在闭上眼睛的时候,他好像看见凌远朝自己过来,自己被抱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那是凌远,他知道。果然前两个梦都是骗人的,凌远怎么会不要自己呢,还好只是梦,自己没有杀人,凌远也还是自己的,真好。只不过,好像些疼,谁说梦里不会疼的。

 

李熏然看着从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洒在自己的身上,暖暖的,他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醒过来了,可是…

李熏然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自己怎么会在医院呢。记忆里最后的画面,是爆炸的画面…对了爆炸,所以自己现在才会在医院里,凌远肯定吓坏了把。

 

房门被推开,小护士看到李熏然睁开了眼很是惊喜的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喊着

“院长!加护病房的警官醒了!!!”

“……”

李熏然听着有些凌乱的脚步快速的逼近,‘砰’的一声,门应声而开,李熏然看着呼吸有些急促的凌远,露出了一个笑容

“凌远…”

凌远慢慢的走到李熏然的病床旁,伸手附上了熏然的脸,露出了这段时间里第一个笑容

“还疼吗…”他小声的问

熏然握住他放自己脸上的手“不疼…”

凌远坐到床边,把他扶起来靠在自己身上,给李熏然喂了点睡,然后带上听诊器,开始给李熏然检查,一边检查还一边看着李熏然,李熏然也在看着他

 

凌远摘下听诊器,一只手搂着李熏然,一只手握住李熏然那漂亮的手

“挺好的,等明天在做个全面的检查,没问题的话,过几天我们就可以回家了”凌远在他耳边小声的说着

李熏然靠在凌远身上,说着“凌远…我做了个梦,我梦见我杀了一个长得跟我很像的人,还梦见你拿枪对着我,我还拿枪对着你,有个声音一直叫我开枪,可是…我怎么可能对你开枪呢,所以我就对着自己开了一枪,然后我就醒了”

“熏然…那不是梦,你真的对着自己开了一枪”凌远紧了紧自己的手臂跟李熏然说着

李熏然惊恐的看着凌远,反手握住凌远的手“我真的杀人了”

凌远紧紧的回握住那只有些颤抖的受,安抚道“没有,那是梦,只有你对着自己开了一枪是真的,你没有杀人,放心吧”

李熏然松了一口气,没有杀人太好了“所以,我还是拿枪对着你了,还好没有开枪,可是我怎么都不太记得”

凌远长叹一口气“你被谢晗催眠了,所以才会不记得,你知道我看见你对着自己开了一枪的时候我有多害怕,就差那么一点,就差那么一点”凌远松开握着李熏然的手,把他整个抱住,没有人知道他当时有多害怕,他在给李熏然做手术的时候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发抖的手,可是那双握住手术刀的手还是冰凉的,他在怕。

想到这,凌远的手臂又紧了几分,侧脸亲了亲李熏然的耳畔“不过,我还是很高兴,你在被催眠的时候还认识我,叫我让开,不愿朝我开枪”

李熏然攀上横在自己身前的手臂,在凌远的颈间蹭了蹭

“凌远…”

“嗯?”

“你不会离开我,对吧”

凌远没有说话,松开了李熏然站了起来

李熏然抬头看着凌远,有些慌乱的抓着凌远的衣角

“凌…”话没有说完,因为他看见凌远半跪在地上,从口袋里掏出了个盒子,在自己眼前慢慢打开

“凌远”李熏然有些无措的看着半跪在地上的凌远

“熏然,我们结婚吧。”

“凌远…”

凌远看着傻掉的李熏然,内心叹息,他家熏然什么时候变得傻不拉唧的了

“不要啊,哪算了”说着便要把戒指收起来,顺便从地上站起来

“要!!要!我要…”说完又有些窘迫的低下头

凌远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然后把那枚简洁的男戒,套在了那漂亮修长的手指上,顺便亲了一口,再次做到床边把李熏然搂进怀里

“谢晗已经薄靳言抓住了,现在能控制你的就只有我了,等你身体好一点我们就出国领个证,回来之后在请咱那些朋友们吃个饭,嗯?”

“好,听你的”

凌远放开李熏然让他躺下“好了,你该休息了,我要去安排一下明天的检查,等会在来看你”

“好”

李熏然看着凌远的身影很安心,什么都没有发生,真好。

 

凌远关上房门,长叹一口气。他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在时空的乱流里找到了李熏然的精神力,把他带了回来,又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去修复因为李熏然所破坏掉的时空秩序,因为李熏然是被人控制,所以时空法庭并没有对他严厉惩治,只是撤除了他时空警察的身份,抹除了他对自己就是连接点跟在时空警局的记忆。

这已经适最好的结果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熏然以为那是自己的梦,不知道自己是各个时空的节点,没有了时空警察的身份,他还是可以当普通的警察,自己也把混乱的秩序修复了,谢晗也已经被捕了,一切都回到了正轨。

终于可以跟他的熏然好好的在一起了。

 

番外完。

 

 

脑洞再一发

许一霖是个o,在婴儿时期因为意外穿到了围屋这个没有abo的世界,然后在自杀后又穿回了平行的   箭在弦上 的这个分abo的世界,就是他原来的世界,然后碰上了从来没碰过的发情期(忘了许少爷的年了。。有提到吗)然后被荣大哥这纯a捡了回去   顺便吃了

去b站看了   许一霖 cut   弹目各种污,我都不好意思了(/ω\)害羞

家明还没看完,不过追过全剧,还有好多关于家明的脑洞

比如  穿到明家

还有   阿诚穿过来看着另一个自己是那样的

  在就是  大哥穿过来,看着这张阿诚的脸 各种不适应  各种想把家明掰过来,然并卵╮(╯_╰)╭

脑洞

去百度了kkw的天阉之人Σ(|||▽||| )  然后脑洞就开了,许一霖跟女人不行,跟男人呢,这可是内♂部♂刺♂激,绝对的受体啊啊啊啊,不缩了,我要找文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