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言。

胡霍,王凯,sj,sx

【胡霍/胡霍衍生】cp 之脑洞(三)

脑洞而已,不要当真…

ooc肯定…

文笔全无,看看就好

小修了一下,之前薄喵有个地方忘改了

不过应该没什么事吧,反正也没有什么人看。。。

——————————————————————————————

还是不要脸的宣群就是要写在前面

 
1、胡霍楼诚双cp群

收胡霍楼诚都站的同好,依旧小群…

群号:543306791

 

 

不要脸的群宣,完

 

——————————————————————————————

9、XX的秘密

 

【徐长卿】

 

徐长卿之所以叫徐长卿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本身就是一株徐长卿。长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成的人,他只知道当自己有意识的时候便长在蜀山的后山,不过他知道自己是长在蜀山的后山也是他变成人之后才知道。

 

长卿刚刚变成人的时候只有小小的一只,当清微道长感到灵力的波动到达后山之后,看到的便是一只小包子迷茫的看着四周,天地万物皆有灵性,清微看着小长卿那懵懂清澈的眼神,实在不忍心下杀手,所以长卿虽是药草化身的精怪却被留在了蜀山,由蜀山的五位长老悉心教导,心思单纯,修的一身仙力,想来成仙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长卿是药草的事情只有他自己与五位长老知道,因为本体是草药,所以长卿身上总是有淡淡的药香,眼看长卿修的人形也有段时日了,身形也从小包子长成了挺拔青年,可是心思却依旧单纯,五位长老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单纯的心思哪怕被人卖到药材铺可能还不知道呢。要知道就算是常见药材,拥有千年以上的年份也是不寻常的所在,最终五位长老决定,让长卿下山历练一番,见识一下人情世故,免得被人骗了去。他们五人轮流用法术注意,想来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可是,五位长老没想到的是,他一个没注意,他们的宝贝徒弟,就被一株同样成了精的景天给拐走了!!

 

【金元宝】

 

金元宝有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他真的跟他的名字一样是一个金灿灿的元宝,是的你没有看错,就是你想的那个元宝,不过是小小的一枚很可爱的那种。

 

金元宝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种世俗之物能修成人形,不过既然修成了人形,也就不想那么多了。

 

金元宝是金夫人捡回家的,其实也不能算是捡。

 

金元宝刚成人形的时候也是小小的一只,比长卿还要小,又是冬天,下着大雪。要知道就算金元宝是个小元宝,可他的本质也是金属,他虽然不怕火烧,但是在雪地里呆了一会整个就凉透了,小小一只冷的直哆嗦,然后颤巍巍的靠在金府的门外。他想变会本体,这样就不会冷,还可以被人捡回家,那样就暖和了,可是小元宝太小所以不得其法根本变不回去,就那样瑟缩在一角。

 

当心神不宁的金夫人乘着月色走出大门,看到的便是那蜷缩在一角快要睡过去的小娃娃。金夫人看到小元宝的第一眼那不宁的便平静了下来,她相信这是上天怜她无子所赐给他的宝贝,便直接把小元宝抱回了家。

 

当小元宝慢慢清醒过来,看到的便是那温柔的妇人。那妇人问他,是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小元宝点点头。妇人又问,你的父母呢?小元宝摇摇头,他本身就是个元宝,哪有什么父母,冶金师?

 

金夫人看到自己问父母的时候,小元宝迷茫的摇头,既开心又心疼,然后他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元宝想了想,自己是个元宝,是不是就应该叫元宝呢?

 

金夫人听着那嫩嫩的声音小声的说出‘元宝’,金夫人笑的很开心,这个名字好啊,正好自家姓金,就叫金元宝,多喜庆。

 

金夫人有些激动跟小元宝说,以后就叫金元宝,我就是你娘,好不好?来,叫声娘。

 

小元宝看着金夫人想着,娘…是什么?啊~街上那些小孩子都有娘的。

 

金夫人听着那一声脆生生的娘,紧紧抱住了小元宝。

 

现在金元宝长大了,小包子长成了俊美的青年,也会自由的变换。还有疼爱自己的娘,可是他没想到的是,他一个妖精居然也会被人暗算。

 

当金元宝无力的昏迷倒地的时候再也不能控制自己,最终变回了那枚金灿灿的小元宝。

 

一双精制的黑色靴子停在了那枚小小的元宝前面,一只修长的手把那枚小元宝捡了起来,然后踹进来怀里。

 

【离歌笑】

 

离歌笑之所以叫离歌笑,额…没什么原因,他喜欢。

 

离歌笑是一株梅花,离歌笑把梅花的傲骨继承了十乘十但那淡雅的样子倒是没有几分,倒不是离歌笑长得不好看,相反离歌笑长得也是十分英俊。

 

遥想当年,离歌笑刚刚变成人形的时候,那也是十分在意自己的仪容,每日焚香沐浴,把自己弄得清爽干净,配上那天生的傲骨,着实让是离不开看眼。

 

可是,问题也随之而来了,离歌笑长得好看又天生傲骨,自然有人看不惯他,他更多的却是心悦与他,且以男子居多,倾慕的人多了,自然便有那邪恶之辈,想看那高傲的人承欢于自己身下,然,虽有贼心奈何却打不过离歌笑,最终有一日,离歌笑被一群早已对他心怀不轨之人下了药,险些失了身。所幸被路过的柴胡所救。

 

还好离歌笑是梅树化身,只要便会本体回到土中,药效便会自行分解入土,然而中招的离歌笑,浑身无力,只得让柴胡把自己送回了梅林,不顾柴胡的存在直接变回了梅树,扎根土里。

柴胡扶着离歌笑回到梅林,差点被离歌笑弄的直接变回原型,好不容易到了地方,还没等喘口气就看到那美人直接变成了梅树扎根土里跟周围的梅树融为一体。他娘的,原来是同类。

 

从那以后,离歌笑再也不在意自己的外貌了。也就有了之后的离歌笑

 

那天离歌笑醒后,便看到趴在自己树干旁的豺狼,差点直接下死手。还好柴胡反应快。

 

柴胡虽是豺狼化身,却没有一班豺狼的狡诈。

 

后来,离歌笑与柴胡一起,又认识了燕子精三娘跟白虎精贺小梅。

 

三娘虽是燕子精却有乌鸦的癖好,闲着没事就去偷东西,仗着自己身形娇小进出方便,就没有他偷不到的东西。他最喜欢的就是变成本体,站在离歌笑的树枝上,然而离歌笑一点都不喜欢三娘的爪子抓在自己的身上。

 

贺小梅虽是白虎精,但却没有一点百兽之王的气势,无比的温柔,所以哪怕只是燕子的三娘也是一点都不怕他。但是柴胡却跟他格外的不对付,认为他辱没了猛兽,更对不起他白虎的原型。然而当贺小梅变回原型时,柴胡还是不禁腿软。

 

这四只跟自己原型一点都不匹配的妖精就这样聚在一起很多年。

 

世人只知一枝梅除暴安良,劫富济贫,却不知这四人都是精怪化身。

 

【令狐冲与杨莲亭】

 

令狐冲与杨莲亭是旧识,只是两人都不愿意承认罢了。

 

当年,令狐冲还是一只小狐狸,有杨莲亭也只是一株莲花。按说两人物种不同应该没什么交集才对,奈何小狐狸太过顽皮,一头扎进了莲花缩在的池塘里,两个人也就就此相识了。

 

人们都说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但杨莲亭并不像做这样的莲花,他杨莲亭当然要做最与众不同的那个,要娇艳的活着,最好所有人都围着自己打转,拜倒在自己脚下,所以在杨莲亭还没有修成人生的时候,那池塘里开的最艳的便是他。

 

人们都认为,狐狸精应该是妖艳放荡,虽吸人精气却因为那姣好的面容和婀娜的身段让人甘之如饴,可是令狐冲却不喜欢这样,他不想吸人精气,只想简简单单的活着,如果每天都有只鸡吃就更好了。

 

当两人知道彼此的想法之后没就开始互相看不顺眼,令狐冲看不上杨莲亭明明应是无暇的美玉却如此作践自己。杨莲亭看不上令狐冲明明自身条件那般好,却如此不知上进。两人身上各自有着对方求而不得的东西,而对方却又毫不在意甚至弃如草芥,互看不顺也是正常的事情,于是两个人就如此互看不顺的相识了近千年。

 

两人在同一天幻化成了人形,但莲花成精的杨莲亭一身红衣,妖艳无比。本是狐狸精的令狐冲却是清朗俊逸,没有其他狐狸精的骚(啊)气。所谓相由心生也不过如此把。

 

两人虽以化成人形,但还是互看不顺。但因两人相处了近千年,所以幻化的人形也有九分相似,但气质确实截然不同。

 

两人相视一笑,各自转身背道而驰,最终莲花化身的杨莲亭入了魔教黑木崖而狐狸化身的令狐冲却到了名门正派华山。

 

造化弄人,两人终会再次相遇。

 

【薄靳言】

 

薄靳言是一只猫妖,一只很可爱的小花猫。

 

什么?你说建国之后不能成精?哦,抱歉,薄靳言早在建国之前就成精了。

 

薄靳言是喵的事情是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只有傅子遇一个人知道。

 

薄靳言是在大学认识的傅子遇,至于他这只喵为什么要去上大学… 因为最近的年代没有文凭是活不下去的,于是薄靳言就动用了自己的关系把自己送进了大学,也就认识了傅子遇。

 

傅子遇对薄靳言特别的好,典型的猫奴。傅子遇看到薄靳言的第一眼就知道这是自己梦寐以求想要照顾的喵,于是就死皮赖脸的缠了上去。对此,薄靳言并没有反对,因为他早就见过傅子遇。大概不知道多少年以前,还在捡垃圾的傅子遇……的前世,救了还是小喵的薄靳言,不过等到薄靳言有能力帮助他的时候,那人早就死去了。直到薄靳言进了大学才有一次见到了这熟悉的人。

 

傅子遇特别喜欢照顾薄靳言,就算是知道了薄靳言是只喵,也觉得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

 

薄靳言喜欢吃鱼,除了鱼就是各种海鲜,毕竟是只喵。

 

薄靳言其实不喜欢洗澡,可是被傅子遇知道之后硬是被拖着进了浴室。薄靳言很抗拒,非常抗拒,抗拒的结果就是直接变成了喵。结果不变还好,一变之后被傅子遇整只抓在怀里就往水边走,结果整只喵就炸了。

 

最终,薄靳言还是洗了,因为他发现变成人之后,洗澡就不会被淹到,也不会毛毛湿答答的粘在身上,而且还暖暖的很舒服。

 

薄靳言身上有很多的伤疤,是那年的鲜花食人魔案件留下的。这是傅子遇心中抹不去的痛。

当年薄靳言被汤米抓走,囚禁起来。汤米也是只猫,之所以叫做汤粉是为了向她的祖先汤姆致敬,他把薄靳言抓走给他喂了药防止他便会本体跑掉,然后开始了对薄靳言的虐待。

 

当薄靳言被救出来,薄靳言看着那满身的伤痕止不住心疼。药效没有过去,薄靳言还是人形,也要庆幸汤米下的药很重,不然fbi冲进去找不到人,岂不要是翻天。

 

傅子遇看着治疗完毕躺在加护病房的薄靳言坐在一旁,药效一过薄靳言变回了原型,小小的一只,满身的伤痕虚弱的躺在病床上浅浅的呼吸着,看的傅子遇小心脏直抽抽。心疼的伸出手摸着小喵毛茸茸的脑袋。薄靳言无力的挣开小猫眼看着傅子遇,小爪子无力的搭上傅子遇的手腕往下拉,长长的尾巴圈住傅子遇的手腕,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傅子遇的手,无声的安慰,然后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傅子遇鼻尖泛酸,慌乱的抬头看着天花板。薄靳言难得温顺,可是他却更希望他能在自己摸他脑袋的时候狠狠的给自己一爪子,至少…也比现在这样好。后来薄靳言醒了,两人的关系也似乎变得更加亲密了。

 

现在,薄靳言正站在二楼看着傅子遇考核那个来应聘助手的人勾了勾嘴角,小老鼠,居然敢跑到我的地盘。

 

正在楼下应聘的某人,不禁打了一个哆嗦。噫?怎么都点冷。

 

傅子遇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养了多年的喵,居然被一只老鼠给拐走了!!!!!我当时怎么会觉得选他做靳言的助理还不错呢!!!!!

 

【白子画】

 

白子画人如其名,是一副漂亮的水墨画。

 

白子画的原身用的是上好的宣纸,可保千年不腐;墨是用的千年墨,遇水不化;装裱的的骨架用的上好的金丝竹制成,边缘钳着昂贵的黑金装饰,就连用来固定的画作的丝带也是定制而成,除却这些那画作也是大家的手笔,画上是一副漂亮的桃林,右上题有简短的小诗,下方是精制的落款印章,印泥选用上好的朱砂,小小的印章泛着漂亮的朱红。不管是从画作还是从细节,都能看出是一副价值不菲的作品。

 

因为价值不菲且是大家之作,白子画未成人身之时便经常被人转手收藏或是被拍卖出去。许是因为用料珍贵亦或许是天道使然,白子画便在这不断的转手与拍卖中开了灵智,然而只是看灵智却也还是不能言语,不能行动,依然还是过着不断被转手收藏的日子,所幸白子画用料珍贵本身也是出自名家之手,所以收藏之人总是格外的小心,但也就是因为格外小心所以白子画也总是不见天日,不是被藏于密室就是被至于暗格,无法吸收天地灵气,所以白子画的修为进展的十分缓慢,好在他是一幅画还是一副用料极其珍贵的画,没有性命的困扰,只要画身不损,他便可以一只修炼下去,总有一日会修成人形。

 

天有不测风云,白子画又一次被转手,不过他已经习惯了,所以并没有在意,不过是换一个密室或者暗格罢了。可白子画怎么也没想到,他来到这户人家没几日这户人家便遭了祝融之祸,白子画原本也是被主人家藏在密室之中,可这家主人对白子画十分的喜爱,不愿他一直藏于密室之中蒙尘便把他挂在了自己的书房。

 

白子画虽开了灵智,可到底也是一席书纸,纵使遇水不化千年不腐,可终究敌不过这火舌。

眼看火势越发蔓延,白子画运气全部的灵力护住自己,可因为修为不够,火势又太过凶猛,纵使灵力护体也开始被慢慢吞噬。

 

就在白子画以为自己要葬身火海,一个少年的身影冲到火海之中,看着他愣神了片刻,便快速的用手拍灭了白子画身上的火苗,将他摘下收到自己的怀中又快速的冲了出去。

 

白子画终是被救了出来,身上也有留下了大大小小灼伤的痕迹,好在救了白子画的那个少年是京中称得上是名门望族,少年为白子画找来了京中最好的修复师与画师,小一些伤痕皆被修复,唯有那左上角的一处实在无法修复的尽善尽美,留下了些许痕迹。那不完美的痕迹状似起舞的蝴蝶,倒也添了几分韵味。白子画想记住这个少年,日后可以报答他。

 

白子画还是被再次转手,少年的父亲遭人陷害家道中落,纵使少年万般不愿,最终还是把白子画用高价卖了出去。从那之后白子画便再也没有见过那少年。

 

白子画辗转反侧最终落到了一位遗世的修仙大能,那仙人与世隔绝,住处灵力充足,更加方便白子画修炼,那仙人发现了白子画的不同也没有组织的他,白子画就这样在山中修炼着,看着仙人收了徒弟,又看着仙人的徒弟收了徒弟;看着这仙山慢慢发展,成为修仙的门派。就这般不知过了多少年,白子画终于修的了人形。

 

白子画想要帮助那仙人守护这仙山,便投到了仙山现任掌门的门下,白子画修炼多年身上又有那仙人的气息,哪怕是现任的掌门也没有看出白子画的真身,如此又过了千年白子画凭借精怪之身愣是修成了仙身仙骨,连他自己都没想到。

 

白子画坐于案前,他身后的屏风之上悬挂着一副精制的画作。白子画看着自己左肩上那由细细的黑线组成的蝴蝶形状的轮廓,轮廓之中的肤色也与周围有些许的不同,与那画作上的痕迹一般无二,这是那年那场大火之后那少年找人修复之后留下的。他奉师命明日下山历练,他有预感,这次历练定会有所收货,可隐隐却还有一丝不安混杂在其中。

 

白子画多次想去找那少年,可想到少年早已应该轮回多次,不愿打扰他现在的生活,最终是有行动他相信有缘总会再见。所以当他在历练时,途经那梅岭之时便毫不犹豫的飞了下去,看着那浑身浴血,昏死在雪地里的少年,白子画微微失神。他相信有缘再见,却没有想到是在这般情况下。虽然少年满身血污,白子画还是认出了他。白子画想把他带回长留,可历练才刚刚开始,未到三年不得私回。想为他疗伤,可长留门规历练途中不得使用法术。最终把他送到了琅琊山那只鸽子精——蔺晨的手中,他二日是旧友,可以放心。更不用说那鸽子精精通医术,他那里简直就是白子画的不二之选。

 

等到白子画历练结束,想要将那少年带回长留,却被蔺晨告知,少年心有执念,不把这执念化解无法修仙,白子画沉默片刻,最终自己回到了长留。他想,等到那人执念放下自己在把他带回长留便是。可白子画没想到,回山之后除却接任掌门之位,也被师傅告知,自己的生死劫已经出现,白子画再一次下山,开始寻找自己的生死劫……

 

——————————————————————————————

写在后面

本来画画有两个打开方式,一个就是现在一个,还有一个是条鱼。因为鱼的那个实在是组织不好语言,最终就没有码。可能会来一个 大家都是人鱼(划掉)

 

想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写 刘连城…不能想想一个浑身散发着臭味的橙子,或者浑身散发着橙子味的榴莲。再或者跟橙子一样大的榴莲,还有跟榴莲一样大的橙子……【趴   】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