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言。

胡霍,王凯,sj,sx

【楼诚/楼诚衍生】为什么跟我长得一样的那个人是那样的!!(二)

脑洞而已  请勿考据

博君一笑  不给拍砖

懒癌晚期  更新不定

时间线已死  不要在意

ooc  慎

以上

 
然后小前台继续懵比的发了一条去消息‘窝巢…我看到陈导跟一个小恐龙有说有笑的【呆.jpg】’

 

(二)

于是在一帮八卦职员的宣传下没多久流言就四起了

 

你知道吗?陈导跟一个看哪毁哪的小姑娘一起进了公司

我听陈导跟那个女的还有说有笑的呢

你说,陈导跟他是什么关系?

不管什么关系都很可怕好吗!

 

当然这些我们的阿诚哥哥都不知道

 

在阿诚哥哥顺脚挡住了不知道怎么掉下来的车轱辘之后 ,他跟无敌敌顺利的到了会客室,里面还有人,阿诚哥哥就陪着无敌敌在外面等着

 

就在阿诚哥哥跟无敌敌边聊天边等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一个…嗯…人,这个人看到无敌敌之后先是张大了小嘴惊讶一番,然后傲慢的看了无敌敌一眼  站在了无敌敌的前面

 

阿诚哥哥看着直接插队的人,皱眉

 

大哥,这人真没礼貌…

大哥,这人穿的还很少…就跟百乐门的舞女似的…

 

阿诚哥哥刚想开口教育这个顺便插队的人,就被无敌敌给拦住了

 

阿诚哥哥看着笑的一脸傻样的无敌敌,有点愤懑的翻了个白眼之后没有再说什么

 

然后两人一起被叫进去了…(白插队了)  

 

阿诚哥哥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在外边等着无敌敌,

 

无聊的阿诚哥哥开始东张西望,无聊的阿诚哥哥看到了一个牌子,阿诚哥哥慢慢的靠近

 

‘X守工X’阿诚哥哥皱着眉看着挂在墙上的牌子

 

这是个什么字啊…这个‘则’跟則有点像啊,这个‘员’应该員把,则守工员?嗯??

 

特工出身的阿诚哥哥反映迅速,应该从左往右!!所以…员工守则啊…

 

不过…阿诚哥哥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于是快速的看了一边全文(?)

 

嘤…大哥,我有好多字不认识

 

大哥,我成文盲了

 

大哥,我对不起你的多年教育

 

大哥,我给你,给明家,给我党和国家丢人了,嘤…

 

阿诚哥哥内心的疯狂的刷屏,可是面上一点不显,毕竟咱可是专业科班出身的!

 

一旁经过的中年女秘书,莫名的看着阿诚哥哥,然后走掉了

 

奇怪,李总不是说,陈导今天请假吗…  秘书摇了摇头,管我什么事啊,才不多管闲事呢

 

 

木娄一整晚都睡的很好,第三战区大胜暂时没有心事了,阿诚还陪在自己身边,木娄迷糊的转了个身,把身边的阿诚搂在自己怀里

 

被木娄搂在怀里的阿诚,微微惊愕的轻哼了一声,不满的嘟囔着,然而并没有清醒

“嗯!别闹…婉君…”

“嗯…”木娄再次把阿诚搂紧了一点,阿诚说,别闹,婉君。那就不闹,可是…婉君是谁……

“唔…”阿诚顺从的被木娄搂在怀里,靠在对方的胸膛上,顺便蹭了蹭。可是…婉君怎么能搂着自己啊?

 

“?!?!”

“!!!!”

 

两个人瞬间清醒了,同时挣开眼睛,就这样直接看到了对方

 

木娄不满的皱眉,都跟了自己那么多年了居然还敢惦记别人,而且自己居然都没听阿诚提过

‘阿诚’看着眼前这个脑袋有点大,衣衫不整,还抱着自己,占自己便宜的…男人,眼睛越睁越大

 

“阿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海豚音响彻天际

“……”

家明宝宝,一个挺身做起来,抱着被子挡在自己胸前…继续尖叫,拉开被子低头看看自己的穿着然后…接着叫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家明宝宝漂亮的兰花指不停的对着木娄指呀纸

 

木娄在家明宝宝开始飙高音的时候,就直接坐了起来

 

木娄用一只手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木娄觉得自己的头疼犯了

“闭嘴!!!”

家明宝宝瞬间禁言,收回手,可怜兮兮的抱着被子,睁着大眼睛看着木娄,奇怪…为什么要听他的…这是我家啊!!可是…刚才真的好吓人,嘤…

 

木娄看看周围的环境,再看着这样的‘阿诚’,瞬间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专业科班出身的木娄一看就这的这个不是自己的阿诚,啊…头…好疼…

 

阿诚,你在哪…

 

阿诚,这是哪…

 

阿诚,这有妖精,可是他为什么跟你长一样…而且他还是这个样子的

 

阿诚,我有点方

 

阿诚,我想回家…

 

木娄抬眼看看好像失身少女一样的家明宝宝,默默的看看自己的衣服,嗯 只是衬衣乱了一点,没有对不起阿诚 

 

“这是哪?”木娄淡定的看着家明宝宝

“我家…”嘤…这个人好可pia

“……”我竟无言以对

 

在一阵鸡同鸭讲之后,加上木娄强悍的观察力,终于差不多搞清楚了自己现在状况

 

时间:2014年8月16

地点:上海,他家…

原因:不知道…

执政党:我党

 

阿诚,我们抗战胜利了呢,真好…

 

可是…阿诚,我饿了

 

阿诚,我想吃你准备的早饭

 

阿诚,我还是想回家…【生无可恋】

 

“你能带我出去逛逛吗?”木娄问

 

家明宝宝一听 “什么?!?!出去逛逛!?!?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我可是很忙的!!!你莫名其妙睡到我床上,还占我便宜,还让我带你出去逛!!!”

 

“……”木娄再次揉着自己的脑袋,明明是很好听的低音炮,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说话

“闭嘴!!!”

 

嘤…又来了,又是这种感觉…嘤嘤嘤…无双,我需要你…

 

木娄看着抱着一只狗,可怜兮兮缩在角落的家明宝宝,叹息“能带我出去逛逛了吗”要不是不了解情况,说什么也不会找你带的!

 

“可是我还要上班…”弱弱开口

 

“那就请个假,用不了多长时间的”

 

可是今天还要选新总裁…我也有一票的…“哦…”默默掏出手机,打电话

 

“小茜…”欲哭

‘怎么了这是?你在哪啊?这么晚了还不来公司,今天要选新的董事长,你还有有XX的片子要拍呢’

“我在家…小茜…我今天不能去上班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嗯…是有一点小事,不过没关系的…你放心…”撅嘴撒娇

‘真的吗?’

“嗯~~你帮我把我那一票投给你家小南瓜,知道了吗”

‘你不来这一票就作废了,哪能帮你投’

“啊…人家忘了嘛~”

 

“咳咳”这是木娄,为什么要这样,因为木娄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可不可以不要顶着跟阿诚一样的脸,然后……那个样子!

 

家明宝宝小心的瞟一眼木娄  “那小茜,就先这样喽,拜拜~”

‘嗯,拜拜~’

 

家明宝宝可怜兮兮的看着木娄

木娄上下看着家明宝宝“你打算这样带我出去吗?”

家明宝宝低头看看自己,嘤…到现在还穿着浴袍能怪我吗!!!怪我吗!!都是这个大胖子的错!!!对,就是胖子!!!尽管这个胖子长得还不错…但是这些话家明宝宝才不会说出来呢!口亨!

 

木娄看看穿着浴袍露出漂亮锁骨的家明宝宝,默默低头揉揉自己的鼻子

 

阿诚,虽然这只跟你长一样的妖精是这样子的,但是…他毕竟跟你长得一样…

 

阿诚,我心里只有你,你要相信我,我不会喜欢他的

 

不过… 阿诚,你要是真的变成这样大哥也不会嫌弃你

 

等等…不对不对,我家阿诚才会变成这样!绝对!!

 

“喂!!出去出去!!!”迟迟不见木娄出去的家明宝宝

 

“……你这这熨斗什么的吗”看着自己满衬衣褶皱的木娄

 

“……”

 

‘彭’的一声之后,木娄抱着家明宝宝不知道从那个角落翻出来的,长得跟吸尘器一样的东西,然后被家明宝宝给赶了出来

 

木娄懵比的看着手里的东西

 

阿诚,这什么玩意

 

阿诚,这玩意怎么用

 

阿诚,我需要你

 

木娄在客厅里四处看看,再看看自己

 

丫的,这是让我直接脱光了自己熨的节奏吗… 而且,着玩意到底怎么用…

 

最终科班出身的明楼 还是找到了这个熨斗的用法,毕竟人家是专业的

 

当然木娄是不会脱光了在客厅熨衬衫的,他随便找了间房间(家明宝宝可是住别墅的宝宝)

 

当木娄看着着装完成的家明宝宝,木娄觉得今天头疼的次数好像特别多…

 

阿诚,这穿衣的风格…真是…

 

阿诚,我好想你…【趴】

 

终于出门的木娄想着  是不是应该庆幸昨晚睡觉的时候因为喝多了所以没有脱衣服。(外套、马甲跟领带跟阿诚哥哥喝酒的时候脱掉了~)

 

不过…阿诚不是上楼拿睡衣吗?怎么没帮自己换呢??不过…还好没换

 

就在木娄终于跟家明宝宝出门的时候,阿诚哥哥还沉浸在‘大哥,我不认字了。大哥我成文盲了。大哥,我对不起你’的情绪中

 

阿诚哥哥默默地伤心着,身后传来‘哒哒哒’的走路声,阿诚哥哥没有在意,毕竟来来往往的人很多

 

“家明?家明,家明!!”李安茜同学刚刚从董事长的选举上下来,顺便安抚了他家哥哥李安瑞同学,现在正打算跟新上任的董事长他家亲亲男盆友小南瓜去拍照片,然后就看到了在会客室门口看到了乱晃的家明宝宝

 

不是说不来上班了吗…什么情况…

 

然后就叫了两声,然而家明宝宝并没有理他

 

“家——明——”说着安茜同学一把拍在了家明宝宝的肩膀上

 

这边阿诚哥哥还沉浸的悲伤中 根本没有在意越来越靠近的安茜同学  直到一只手拍到自己肩上

 

阿诚哥哥眼神一变,直接按住肩上的手,一个反身把身后人的胳膊反剪到身后

 

阿诚哥哥表示这不怪我,这是条件反射…

 

“啊!!!疼疼疼!!”安茜同学的内心是崩溃的“你干嘛呀”

 

阿诚哥哥一看,哎呀 是个小姑娘,还是一个端庄的小姑娘,阿诚哥哥连忙松手

 

“对不起啊,我…”

 

“家明?”安茜同学听着低音炮的家明宝宝,懵。再看看家明宝宝的穿着,难道是受了什么刺激?  安茜同学这样想着,然后有些担忧的开口

 

“家明…你…你没事吧”

 

“啊?”阿诚哥哥,懵。家明是谁啊…“这位小姐,你应该是认错人了…”

“嗯?”安茜同学皱眉

 

就在这个时候进去面试无敌敌终于出来了,一出来就看到阿诚哥哥跟一个女强人对视

 

“额…”

 

安茜同学一看无敌敌,吓了一跳,真的是吓了一跳

 

“好了吗?那我们走吧”阿诚哥哥这样说着

“哦…哦哦,好”  然后…然后两个人就走了

 

阿诚哥哥离开的时候对着安茜同学礼貌的点了点头

 

“唉?”安茜同学看着离开的两人,再次皱眉

 

难道真是我认错了… 想想无敌敌那惊为天人的容颜… 安茜同学觉得…家明宝宝应该不会接受跟这样的人一起玩,安茜同学认为自己还是挺了解家明宝宝的。

 

TBC

(一) (二) (三)

 

 

评论(6)

热度(18)

  1. 天命丶风流月无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