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言。

胡霍,王凯,sj,sx

【接龙两千日楼城】番外之南柯一梦

@楼诚接龙2015 

我一定是眼戳,白带眼镜了…

1、@翊斓还魂

2、@櫻井薫无法触碰的恋人

3、@我是狐狸不是喵唯恐是梦中

4、@雪罗枷娜-蓝清醒却盼犹是梦

5、@Mitsuki_K无法克制

6、@囚鸟无题

7、@长水川一木一浮生

8、@尔朱殷独-小独平衡

9、 @Like light like lock【接龙两千日楼诚】之 归去来(第九篇)

10、 @荒村野店老板娘【接龙两千日楼诚】之 四个人的爱情

11、 @喻无忧【接龙两千日楼诚】之 得知真相的决然(第十一篇)

12、 @你又不是鱼【接龙两千日楼诚】真作假时假亦真

13、 @勒死你谁攀春花枝,带我空欢喜

14、@木卜_PanDaHoLic  【接龙两千日楼诚】前朝旧梦

 

 

李熏然做了一个梦,不,应该是好多梦,好多个无比荒诞却又无比真实的梦。

开始的时候,梦里有一个十分蛊惑人心的声音在跟他说话

 

他问,他是谁。我…是谁呢,我不记得…

他说,你是我的作品。原来我是他的作品…

他问,你认识凌远吗?凌远,我当然认识,那是我…最爱的人

 

然后呢?对了,然后他又说了好多

他说,凌远不爱你,他爱的是林念初,然后是别人,你只是一个空虚时的替代品。可是他们已经离婚了啊,念初姐对他也很好,也没有反对。

他说,离了婚也可以死灰复燃,可惜林念初不爱凌远了,所以凌远又爱上别人了,可惜那个人不是你。他在胡说,凌远不是这样的人…他不会骗我

最后那个人说,你看

 

然后,他似乎又进入了另一个梦里

他看见他的凌远和一个跟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同进同出。他们眼中的温情骗不了人

他又看见他们躺在床上,他的凌远却跟别人抱在一起,亲吻着,旁边还有一条蟒紧紧的缠住一只豹子,就像床上的两个人一样,眼里、心里再也没有别的人

 

他的心,好疼。凌远为什么要骗自己呢,他不是承诺过会永远在他身边吗,为什么要骗我呢。

他这样想着,那个惑人的声音又出现了

他问自己,想不想让凌远眼里只有你一个人。想,当然想。可是要怎么做呢,他爱的又不是我

他告诉自己,只要杀了抢走凌远的那个人,他就是你的了。要杀人?怎么能这样呢。

他说,为什么不能,是他抢走了凌远,他应该付出代价。可是凌远爱他啊,他死了凌远会很伤心的。

他说,他死了,还有你啊,你那么爱凌远,可以让他很快的走出来,爱上你。对,没错,只要那个人死了,凌远就是自己的了

 

想通了之后,李熏然制订了一系列的计划,让那个跟自己很像的人中枪身亡,可是为什么又出现了一个跟自己很像的人呢?对了,这是梦,梦本来就是不可理喻的,可是这样的话凌远的身边还是别人,然后他有重新计划,他跟‘凌远’说话,跟‘自己’说话,他说了很多,可是他却不记得,他只记得,有多的‘凌远’,还有好多的‘自己’这个梦的最后‘凌远’把那个‘自己’护在身后,用枪对着自己,而他自己则退入了无尽的黑暗。

 

之后他觉得自己醒了,他发现自己在病房里,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去的走廊,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手上会有枪,他只知道那个一直跟他说话的声音又出现了,可是自己不是醒了吗,为什么那个声音还会出现,所以其实自己还没醒。

他说,杀了他,杀了那个男人。男人?哪个男人?这里好多男的

他又说,杀了那个穿西装的男人。穿西装,在那?

他找到了,走廊里那么那多人,却只有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很好找,是不是只要杀了他自己就可以从这个可怕的梦里清醒了。对,一定可以的。

 

可是就在他准备扣动扳机的时候,却突然有个人挡在了那个人身前。是谁!?他定睛一看,是凌远!

凌远为什么要护着那个人,他看见凌远的唇动了动似乎说了什么,可是他却听不到,他大声的让凌远让开,可是凌远不仅没有让开,反而走向了自己。

脑中的声音不断的催促自己,开枪,开枪。凌远不让开,他要怎么开枪,他怎么能对凌远开枪呢,就算是梦里也不能。

凌远,快让开!!让开!!

‘开枪,快!!’

闭嘴!闭嘴!

他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凌远,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为什么还不醒过来,快点醒过来。

最后他把枪对准了自己,反正是在梦里也不会疼,给自己一枪也许也可以清醒。

他狠了狠心,扣动了扳机,最后他倒在了地上,慢慢闭上了眼睛。

在闭上眼睛的时候,他好像看见凌远朝自己过来,自己被抱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那是凌远,他知道。果然前两个梦都是骗人的,凌远怎么会不要自己呢,还好只是梦,自己没有杀人,凌远也还是自己的,真好。只不过,好像些疼,谁说梦里不会疼的。

 

李熏然看着从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洒在自己的身上,暖暖的,他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醒过来了,可是…

李熏然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自己怎么会在医院呢。记忆里最后的画面,是爆炸的画面…对了爆炸,所以自己现在才会在医院里,凌远肯定吓坏了把。

 

房门被推开,小护士看到李熏然睁开了眼很是惊喜的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喊着

“院长!加护病房的警官醒了!!!”

“……”

李熏然听着有些凌乱的脚步快速的逼近,‘砰’的一声,门应声而开,李熏然看着呼吸有些急促的凌远,露出了一个笑容

“凌远…”

凌远慢慢的走到李熏然的病床旁,伸手附上了熏然的脸,露出了这段时间里第一个笑容

“还疼吗…”他小声的问

熏然握住他放自己脸上的手“不疼…”

凌远坐到床边,把他扶起来靠在自己身上,给李熏然喂了点睡,然后带上听诊器,开始给李熏然检查,一边检查还一边看着李熏然,李熏然也在看着他

 

凌远摘下听诊器,一只手搂着李熏然,一只手握住李熏然那漂亮的手

“挺好的,等明天在做个全面的检查,没问题的话,过几天我们就可以回家了”凌远在他耳边小声的说着

李熏然靠在凌远身上,说着“凌远…我做了个梦,我梦见我杀了一个长得跟我很像的人,还梦见你拿枪对着我,我还拿枪对着你,有个声音一直叫我开枪,可是…我怎么可能对你开枪呢,所以我就对着自己开了一枪,然后我就醒了”

“熏然…那不是梦,你真的对着自己开了一枪”凌远紧了紧自己的手臂跟李熏然说着

李熏然惊恐的看着凌远,反手握住凌远的手“我真的杀人了”

凌远紧紧的回握住那只有些颤抖的受,安抚道“没有,那是梦,只有你对着自己开了一枪是真的,你没有杀人,放心吧”

李熏然松了一口气,没有杀人太好了“所以,我还是拿枪对着你了,还好没有开枪,可是我怎么都不太记得”

凌远长叹一口气“你被谢晗催眠了,所以才会不记得,你知道我看见你对着自己开了一枪的时候我有多害怕,就差那么一点,就差那么一点”凌远松开握着李熏然的手,把他整个抱住,没有人知道他当时有多害怕,他在给李熏然做手术的时候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发抖的手,可是那双握住手术刀的手还是冰凉的,他在怕。

想到这,凌远的手臂又紧了几分,侧脸亲了亲李熏然的耳畔“不过,我还是很高兴,你在被催眠的时候还认识我,叫我让开,不愿朝我开枪”

李熏然攀上横在自己身前的手臂,在凌远的颈间蹭了蹭

“凌远…”

“嗯?”

“你不会离开我,对吧”

凌远没有说话,松开了李熏然站了起来

李熏然抬头看着凌远,有些慌乱的抓着凌远的衣角

“凌…”话没有说完,因为他看见凌远半跪在地上,从口袋里掏出了个盒子,在自己眼前慢慢打开

“凌远”李熏然有些无措的看着半跪在地上的凌远

“熏然,我们结婚吧。”

“凌远…”

凌远看着傻掉的李熏然,内心叹息,他家熏然什么时候变得傻不拉唧的了

“不要啊,哪算了”说着便要把戒指收起来,顺便从地上站起来

“要!!要!我要…”说完又有些窘迫的低下头

凌远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然后把那枚简洁的男戒,套在了那漂亮修长的手指上,顺便亲了一口,再次做到床边把李熏然搂进怀里

“谢晗已经薄靳言抓住了,现在能控制你的就只有我了,等你身体好一点我们就出国领个证,回来之后在请咱那些朋友们吃个饭,嗯?”

“好,听你的”

凌远放开李熏然让他躺下“好了,你该休息了,我要去安排一下明天的检查,等会在来看你”

“好”

李熏然看着凌远的身影很安心,什么都没有发生,真好。

 

凌远关上房门,长叹一口气。他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在时空的乱流里找到了李熏然的精神力,把他带了回来,又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去修复因为李熏然所破坏掉的时空秩序,因为李熏然是被人控制,所以时空法庭并没有对他严厉惩治,只是撤除了他时空警察的身份,抹除了他对自己就是连接点跟在时空警局的记忆。

这已经适最好的结果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熏然以为那是自己的梦,不知道自己是各个时空的节点,没有了时空警察的身份,他还是可以当普通的警察,自己也把混乱的秩序修复了,谢晗也已经被捕了,一切都回到了正轨。

终于可以跟他的熏然好好的在一起了。

 

番外完。

 

 

评论(9)

热度(25)

  1. 楼诚接龙2016月无言。 转载了此文字
    写着番外但其实是结局的一篇!我们终于填上坑了!(热泪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