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言。

胡霍,王凯,sj,sx

【ABO】过去的事(5)(糖做的刀,小心食用)

1、
止戈的分化是在跟辜战第一次对决之后,看着辜战离开止戈莫名的进入的分化期。
分化伴随着发情期让止戈痛苦的倒在地上,眼睛看着的是辜战离开的方向
“战…”神志不清的止戈好像看到了辜战朝着自己的走过来了
辜战是走到楼梯口的时候闻到那股,醇香浓烈的奶味o信息素的,望着信息素来源的位置,辜战深深的皱着眉,是自己刚刚离开的地方,那里…只有止戈一个人。
“难道…”辜战快速的朝着刚才离开的地方跑去,入目的是止戈痛苦倒地的身影,还有冲的自己不由后退的omega信息素。辜战仓促的拿出常备在身上的抑制剂给自己打了一针,来到止戈身边,把止戈扶在自己怀里
“小戈…”轻轻拍拍止戈的脸“你怎么样…”
“战…对不起…”止戈轻轻扯着辜战的衣服,眼神迷茫的看着辜战“是我错了…我不该骗你的…对不起…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止戈靠在身上已经进入了半昏迷的状态“不要生气…对不起…”
辜战看着神志不清却依旧跟自己道歉的止戈,心疼的把人紧紧抱在怀里“我怎么会真的生你的气啊…我那么喜欢你…傻傻的…只有你不知道…”
辜战看这现在的情况不知如何是好,他身上根本没有omega用的抑制剂,现在是放学时间学校医务室根本没有人,离学校最近的医院也有些距离,看着怀里被分化与发情期同时折磨的止戈,辜战不确定他能不能撑到自己把他送到医院。
“怎么办…”辜战犹豫着,最终做了决定,在止戈唇上轻吻一下,小心的让止戈前倾靠在自己的胳膊上,让后颈的腺体暴露在自己面前,张开口,慢慢靠近,辜战停了下来内心有些挣扎,也许止戈并不想被他临时标记,尽管临时标记并不算什么
“抱歉了,小戈”为了止戈的身体,辜战还是下口了
“唔!”牙齿刺破腺体,有些痛。
属于a的气息顺着腺体进入体内,让止戈渐渐平静了下来,不过这只是暂时的,接下来的事情还是要去医院找专业的医生才可以。
2、
辜战手里拿着医生给的o用抑制剂站在过道里发着呆。
辜战从来是一个气场很强大,信息素及其霸道的a,尽管他的信息素是好闻咖啡味道。
辜战从来没想过自己以后会跟一个o在一起,毕竟现在多数的o都是娇柔脆弱、傲慢无礼的不堪一击,辜战自认不会看上他们,就算他发现了自己对止戈特殊的感情也觉没有什么,毕竟在普遍16岁分化的情况下18岁还没有分化的止戈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可爱的B。没有o的脆弱与傲慢,还十分的可爱,辜战给自己的眼光点了个赞。然后止戈分化成了o,辜战觉得自己的眼光真的十分的好,可爱不脆弱不傲慢的o,战力还在自己之上,虽然比o的战力低这点有点丢人,可是至少不用担心他被人欺负啊~
3、
由于止戈的分化本来在吵架的两个人迅速的和好,尽管这个吵架是辜战单方面宣布的。在与叶思提的大战之后两个人确认了情侣的关系,在未来的几个月里两个人的感情跟坐火箭一样迅速上升。
刚刚分化的o,发情期不稳定,辜战在止戈分化后的第一次发情期的时候彻底标记了他。
原因是因为从医院拿的抑制剂对止戈一点作用都没有,而止戈又一脸认真的看着辜战说着“战,你标记我好不好”这种话,在自己心爱的o说出这种话的时候,是个正常的a就忍不了好吗。
于是辜战狠狠的撞进了止戈的内腔,成结身寸出,同时毫不犹豫的咬破了后颈散发了浓郁奶香的腺体。
把止戈弄哭,真的是一件让人心情愉快的事情。辜战这样觉得。
而这个时候他们两人的关系,在止水那里还处于保密的状态。
所以当可以名正言顺跟辜战同居的时候止戈心里别提多开心了,任何一个o都不愿意跟自己的a长期分居好吗!
然而…止水好心的给辜战找了房子,为了避免止水起疑,两个人又再次分居了
4、
在o发情期进入内腔成结标记,是无限接近百分之百的受孕率。这些事情写在与o相关的书籍里,可辜战自认不会跟o在一起自然不屑看,辜妈妈一个女性o也不好跟自己儿子科普这些事情,而止戈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普通的B自然也没有看过,止水巴不得自己儿子一直是个B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当然也不会跟止戈科普这些。
止戈知道自己怀孕,是他看出辜战的身体不对,跟裘球一起诓辜战去检查的时候,他独自在去做核磁共振的时候被护士拦住告诉他,他怀孕了,不能做这个项目。
止戈一脸懵比,不知道该如何反映。在离开医院时跟医生再三确认检查结果不会告诉除了本人以外的任何,报告也只能自取之后,止戈才算放心的离开了。
要是被爸知道自己未婚先孕,一定会死的很惨…(不会的,辜战才会死的很惨)
在全身检查之后,止戈一直想找机会告诉辜战,可是事情一件件的发生,止戈始终没有机会。好不容易等到事情一件件解决,止戈却发现辜战有些奇怪
又是明媚的一天,止戈看到了昨天失联的辜战“战,你昨天去哪啊,我打了很多电话都直接进语音信箱唉”把自己准备的早餐放到辜战的面前“这是今天的早餐”止戈期待的大眼睛盯着辜战
辜战沉默的避开止戈的眼神,看向一边的太阳“你的早餐看起来很好吃”
“是很好吃啊,所以我多买了一份,你要吗?”说着太阳便把桌上的另一份早餐递给了辜战
“谢谢”道谢过后便是沉默,辜战不发一语的吃着早餐,不去看止戈。
“战…你…”手握住辜战的手腕,却被用力的甩开,还未说完的话也被打断
止戈尴尬的收回自己的手垂在身侧紧紧的握着,牙齿用力的咬着内唇,最终沉默拿回了桌上的餐盒,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打开盖子,失神的把准备的餐点塞进自己的嘴里,嚼了两口又塞进一口,慢慢塞满了嘴巴,费力的嚼着,低着头看着桌上的饭盒,吸了吸鼻子,把头转向靠墙的那面。
孕期的o本就十分敏感。
辜战心疼的看着倔强的止戈,不忍的转头不再去看。
在这之后,辜战不声不响的搬出了止水给准备的房子,止戈给他安的定位也被卸掉了。止戈有一种把辜战弄丢的感觉。
5、
跟着辜战去天台的路上,止戈心中越发的不安,这种不安的具体表现就是,在辜战回头看着自己的时候止戈下意识的想要逃走
“我好像有东西忘了拿…”
“我想了很久…”转身离开的脚步因为辜战的话停了下来“才做出今天这个决定”
“那你…要不要在多想个几天啊…”止戈强装镇定的回身,他有预感再继续下去的事情一定不是自己想要的。“说不定在多想几天就…”
“我们分开吧”辜战无情的打断了止戈的话
“啊?”止戈发出错愕的短呼“哎呦,你在说什么啦,不要跟我开玩笑啦,我不喜欢这种玩笑”说着走到辜战身边,拉着辜战的手腕想把人带走“走了啦,我们回去上课啦”
“我是认真的”辜战反手拽住了想要逃离的止戈
止戈转过身来,不安的抿了抿唇“那…是我做了什么事情惹你生气了吗?是的话我可以道歉。对不起,战,对不起”
看着因为自己而毫无理由道歉的止戈,辜战满眼的心疼“小戈!”微怒的呵斥住止戈道歉的行为,心疼的捧着止戈的脸“小戈…你很好,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能跟你在一起是我迄今为止…最开心,最幸福的事。”
止戈双眼微红,不解的看着辜战“那…为什么…”
辜战眼睛一阵酸涩,从来没有想过跟止戈分开,还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是兄弟,同父异母的兄弟”
“哈?不可能啊…怎么会啊…”看着辜战认真的眼神,止戈知道他说的真的,可就是因为是真的,止戈才觉得可笑。A对自己伴侣的忠诚度不是十分的高吗。
辜战把止戈拉近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抱着“小戈…我们怎么办…我们怎么办…”
止戈回抱着辜战,额头抵在辜战的肩膀,嘴里喃喃着“怎么可能…不会的…不可能的…”似乎这个样说,这件事情就是假的
“小戈…”安抚的摸着止戈后脑柔软的头发“我爱你”
止戈静静的靠在辜战肩头没有言语
贪婪的在止戈后颈嗅了嗅,紧紧自己的手臂“我们去医院…把标记洗掉把”
回应辜战的是止戈剧烈的摇头反对
“听话…”
“我不要…我不要…”
辜战吸了吸鼻子,抬手抹去自己的泪水,松开了止戈,拽着止戈的手腕强硬的拉着人走
“战…战!战!!”止戈握着辜战死死拽住自己的手,用力的后退着“我不要!!我不去!”
止戈哭着看着辜战,慢慢蹲下身来“我不去…我不去…”
半跪在地上,辜战把止戈拦在怀里,四周弥漫着悲伤与绝望。
6、
坐在医院病房外的走廊里,止戈忿忿的盯着上方,不理会辜战,一旁的辜战伸出手指试探的戳了戳止戈的肩膀,止戈嫌弃的动了一下。
“哎呦~~~”十分无赖的用两只手圈住止戈的肩膀“对不起啦,我错了,我错了~~不要生气啦~~好不好啦~~”抱着止戈的肩膀左摇右晃的撒着娇
“哎呦!好了啦!头都晕了啦”止戈头晕眼花的挣开了辜战的禁锢“你要弄清楚啊!很吓人唉…”想起当时从心底蔓延而出的绝望,止戈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对不起”看着止戈 辜战认真的道歉“我保证,没有下次”
“哼~”傲娇的哼了一声,然后一只线条好看的手臂进入自己的视线,不解的看看辜战“干嘛啊?”
“给你咬,让你泄愤”
“真的吗?”止戈抓着辜战的胳膊“我会咬很大力哦~”
“真的啊,以后我在惹你生气,你就可以咬我泄愤,我绝对不会躲的”
止戈看看辜战认真的脸,默默脸红的低头,张嘴在辜战胳膊上轻轻咬了一口,留下浅浅的牙印
辜战开心的笑着“我们小戈,还是心疼我啊~”
止戈从口袋里拿出手帕擦着辜战胳膊上的口水“这是我的啊,当然会心疼”
辜战的笑容更大了,撇了撇周围,凑近止戈,在止戈唇上啄了一下
“你干嘛啦!”止戈脸红的捂着自己的嘴,眼睛四处看着“公共场合很多人唉!”
辜战一把勾过止戈的肩膀,“这是我的啊,亲一下有什么关系”
7、
辜战看着自己的父亲凝聚着泛红的异能朝自己打来,失望的闭上眼睛,如果自己的死能让他觉悟,那就这样吧
“战!”止戈挣脱开止水的钳制,动作迅速的挡在了辜战身前,泛着诡异红光的异能狠狠的打在止戈的腹部
没有预想的疼痛只有一个直直撞入自己怀里的熟悉的身体,辜战下意识的接住,睁眼看见止戈痛苦的脸
“小戈…”扶着止戈慢慢下滑的身体,辜战慢慢半跪到地上
“儿子啊…”止水看着嘴角溢出血迹的止戈,满脸的心疼与懊恼,他分明拽住了自己儿子,可止戈那瞬间爆发的力量是他没有想到的
那边,因为执的果敢,大家已经找到了对付独孤狼的办法,一个个上去让独孤狼吸收着自己的战力。
止戈靠在辜战身上,一股不同于被异能攻击的疼痛从小腹蔓延上来,疼得止戈手捂着自己的小腹慢慢蜷缩着自己的身体,想到了什么的止戈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小戈?”辜战低头看着身体因疼痛而发抖的止戈
止戈在辜战担心的神色下,拉着辜战的一只手慢慢放到自己的小腹上,看着辜战,眼泪从眼角慢慢滑下。
辜战的眼神从不解慢慢变为震惊,然后死死把止戈按在自己怀里“没事的…没事的…”
人小鬼大医院
病房外的走廊上护士跟辜战传达着止戈现在的情况
“宝宝呢是没有了,而且大人的身体也受到了影响,他之前中的毒还有这次受的伤都对他的身体有不小的损害,要好好调理哦,不然以后怀孕可能会受到影响哦”
“嗯”辜战有些沉默的点头
“还有哦,发情期的时候绝对不要进入内腔哦,他现在的情况如果再次怀孕的话,可能会造成习惯性流产的”
“我知道…还有吗?”
“还有就是,你不要苦着一张脸好吗?这个时候的o情绪是很敏感的,还需要你好好安抚,知道吗?”
辜战深深呼吸,吐了一口浊气“我知道了,谢谢”
“不客气”
止水从病房里出来,看着辜战深深的叹气“小戈醒了,情绪还算稳定,你进去陪他把”
“嗯”辜战点了点头
“阿战啊”止水叫住了正在开门的辜战“找个时间,跟小戈把证领了”
辜战讶异的看着止水,他还以为止水要很长时间才能接受他呢
“我宝贝蛾子喜欢,我还能说什么”唯一让止水没有办法的就是止戈
“谢谢伯父”
病房里
止水说情绪还不错的止戈,在止水离开后就陷入沉默,辜战进门看到的便是一脸忧伤的止戈。
辜战坐在床边,手指缠着止戈的头发打着转都不能得到止戈的回应,辜战挽起自己的衣袖,把手臂放到了止戈的嘴边
止戈的视线顺着辜战的手臂慢慢移到辜战的脸上,目不转睛的看着辜战,眼泪慢慢蓄满眼眶,大滴的落下
温柔的捧着止戈的脸,拇指擦拭着止戈的脸颊,慢慢靠近,密密麻麻的吻落在止戈的泪痕上,最后顺势把止戈抱进自己的怀里
止戈把自己脸藏在辜战的胸前,感受着辜战无声的安慰,慢慢搂住辜战的腰,紧紧攥着辜战的衣服。
房间里是从压抑到放肆的哭声。
8、
“银”时空
辜战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睡的正香的止戈,吻了吻红润的唇
“对我来说,你才是最重要的…”
9、彩蛋:
为什么止水一个a问不出来自己儿砸被标记了?
清晨的止水给自己泡了一杯香醇的咖啡,这是自己儿砸从楼上下来
止水被自己儿砸还没控制好的信息素顶了一下
晃了晃头,止水好无奈
“蛾子啊,不是爸爸要念你啊,你也把你的信息素收敛一下嘛,粑粑怎么说也是个a啊,虽然是很好闻没错啦,可是粑粑偶尔也想喝一下不加奶的咖啡嘛~”
“哦…我知道了啦,我会注意啦”止戈拍拍受惊的小心脏,还好战的信息素是咖啡味道的,而自己的爸爸刚好很爱喝咖啡。

评论(26)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