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言。

胡霍,王凯,sj,sx

【ABO】想不到题目就不想了,反正是短篇1(战戈)

 

“银时空?”辜战双手环胸 看着面前的三个人再次开口确认“所以!你们把他自己一个人,留在了银时空。然后把这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给带回来了”辜战一把抓住还在昏迷的刘备的后领,提在手里在两个人面前晃了晃,然后又把人扔回了金宝三的身上

“额…”雷婷看着脸黑的辜战有些心虚“额…是…”

“你们知不知道,他,下个月,发情期,就要到了!”辜战笑的咬牙切齿,好气哦还是要保持微笑

“额… 那个… 我们走的时候止戈有带刀鬼伯母最新研发的抑制剂”

“那个是还是实验品把,他对抑制剂有抗!药!性!万一没用怎么办,嗯?”

“嘿嘿,那个我说辜单戈同学啊,你不要着急嘛~~”金宝三把受伤的刘备推到雷婷身上,默默蹭到辜战身边“我们有观察哦,这个银时空啊,只分男女,不分其他属性哦”

“所以呢?!”

“所…所以…就就就算,止戈在银时空进入发情期你也不用担心!!”金宝三在辜战的注视下用飞快的语速说完了后面的话,然后藏到了雷婷的身后

“那个…辜战,冷静!!”雷婷把刘备推到金宝三身上,靠近了辜战一步“冷静一点,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现在要赶快治好刘备把止戈换回来,现在才…7号,到下个月还有差不多一个月,说不定我们在止戈进入发情期之前就已经把刘备治好了啊”

辜战看着雷婷,摸了摸左耳,好想打人怎么办… “最好是” 然后走到金宝三身边提着刘备的后领把人提溜走了

 

“银”时空

 

是夜,止戈一个人躺在曹操给准备的房间,感受了一天来自银时空的文化冲击,止戈整个人都是不好的。

【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

突然响起的时空电话让止戈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从身后拿出【唉疯10+】看到来电显示瞬间笑开了花,然后点了接听

 

“战!”

【嗯?】那头的辜战回应了一声之后,也不说话就这么死死盯着屏幕里的止戈

“额…”被辜战盯得十分的心虚“战… 你,你在生气吗?”小心的询问着

【你说呢?】

“我…”

【你说你是不是傻傻的,出个任务还会把自己搞丢?他们让你留下你就留下哦,你不知道你发情期快到了啊?我不在你自己怎么办?嗯?】

“我…我有带抑制剂啦…时空秩序很重要啊…我也不想留在这啊…你不要生气啦…”止戈委屈的撅着嘴看着屏幕里的辜战

【我不是生气,我是担心,那个抑制剂还是试验品,谁知道会出什么问题】

“嗯…总…总能压制一下啊…”

【总能压制一下啊】辜战学着止戈的语气【啊万一压制不住你怎么办,嗯?】

“吼呦,那你们就赶快把刘备治好嘛,那我就可以回去了嘛~”

【我知道,所以你自己在那边要小心哦,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

“嗯”

【要乖,嗯?】

“会乖啦,啊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哦”

【嗯!如果抑制剂没效,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知道啦~”

 

两人聊到忘我,一直到后半夜才结束,导致第二天止戈的精神很不好。

 

虽说辜战和止戈都是想尽快的治好刘备然后换回止戈,可是他们都错估了刘备的伤势,过了大半个月刘备依旧没有丝毫清醒的样子,眼看离止戈的发情期越来越近,辜战十分的着急,却又没什么办法。

 

“银”时空

 

止戈在银时空呆了大半月经历八门金锁阵,貂蝉失踪,与黄巾高校的比赛等诸多的事情之后,东汉书院已经被河东高校接管

 

在比赛之后受伤严重的五虎终于等到了华佗的天之马那,而且还是加强版,五虎加上止戈曹操一人一瓶之后总算回复了精力,虽然不能找董卓算账,但好歹能好好上课了。

 

却说今天的止戈从早上开始就觉得自己不太舒服,有些昏沉,反应也有些迟钝,这种情况持续到上午的第二节课结束,止戈坐在座位上表面上是看着五虎将在哈拉,可实际上脑袋里已经一片浆糊了,呼吸有些沉重,面色微红,止戈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默默咽了咽口水,闭上眼睛甩了甩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再睁开眼却被围在自己身边的五虎吓了一跳

“怎么了?”止戈迷茫的看着周围的兄弟

“大哥,你没事吧”关羽微微皱眉的看着明显有些迷茫的止戈“你的脸好红哦”

“啊?”止戈有些反应迟钝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有吗…”

“大哥,你是不是发烧啊?”马超一脸担心的用手背探上止戈的额头“真的有点烫唉”

“是吗…”脑袋一片浆糊的止戈已经有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也学着马超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还好把…”

 

‘叮铃铃…’

 

上课铃声响起,止戈抬头看了看

“我没事啦,上课了…”

“可是,大哥你这个样子…”关羽一脸的担心,其他四人也是一脸的不赞同

“没关系啦… 很快就放学了啊,等放学我就去看医生…好不好?”

五虎对视一眼,表情凝重的摇了摇头,然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止戈看着五个人一脸凝重的摇头,却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反映了半天才想起银时空的摇头表示同意…

 

 

“来我们看看这个题哦,12除以3,谁知道等于多少”在台上讲课的老师看看把头使劲往下低的同学,很是无奈,但却看见了直直看着他的止戈,不禁感慨还好班上转来一个可以化解他尴尬的刘备

 

“刘备,你来回答一下”

“……”

“刘备?”

“……”止戈看着讲台的老师,觉得刚刚好像又听到有人叫刘备,而自己现在是刘备,反映过来的止戈才慢慢的站起来。可下身传来的异样,让止戈一阵腿软直接跌坐回椅子上,五虎看着止戈跌坐回座位上,目光都聚焦了过去,背也挺直了起来,打算止戈一有什么事就上的样子

“嗯…”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刺激着止戈的感官,也让混沌的大脑清醒了几分

 有些慌乱的想从身后拿出抑制剂,却又想起自己现在还在教师,于是默默的把快要伸到背后的手举了起来

“老师…我…我身体…额…”止戈现在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在被火烧,四周的空气都是灼热的,一开口便是快要控制不住的呻(啊)吟声,纯纯牛奶味道的信息素慢慢扩散,彻底进入发情期,快要无法控制自己,闭上眼睛用力咬了咬舌尖,让自己清醒几分,才又继续开口

“我身体不太舒服…想要请假…”

 

“好好,你看起真的很不舒服,快去保健室把”老师看着脸色潮红的刘备,一脸的担心

“谢谢老师……”得到老师的同意,止戈一手撑着课桌一手撑着椅背,吃力的站了起来,刚走一步便是腿软一个踉跄。

 

“大哥!唉唉唉大哥!”一直注意止戈情况并正好坐在止戈身边的张飞反应极快的扶住止戈,却不想止戈浑身无力把所有的重量都压在了张飞的身上,张飞没有准备便直接顺势扶着止戈坐到了地上

 

“大哥!!”其他四虎也在第一时间围了过了

 

马超半跪的止戈的身后,一脸的担心,却不自觉的在空气中嗅了嗅

 

止戈靠在张飞的身上无力的喘息着“额啊…嗯…”不自觉的呻吟出声

 

“大哥… 你哪里不舒服?啊?”关羽一脸紧张,探上止戈的额头“好烫啊”

 

止戈有些烦躁的推开关羽的手,发情期的o,讨厌除了自己的a之外任何人的亲密接触,不满的扯了扯自己有些紧的衣领

“额……唔……”下身越来越重的异样与空虚感让止戈不自觉开始蹭着双腿,剩不多的理智让止戈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唇,不让自己呻吟出声

 

看着止戈这样子关羽也来不及思考大哥为什么推开自己“这样不行,我们送大哥去保健室”

 

“好!”其他四人一致同意

 

“额…”止戈用力握住张飞的手握,虽然那点力气几乎等于没有,但张飞还是察觉到了,低头看着靠在身上的止戈 “大哥?”

 

止戈看着张飞,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

 

张飞蒙了一下便反映了过来“那个…我送大哥去保健室,你们上课啦,好不好,大哥”不让其他人反映便直接询问止戈的意见

 

“好…”止戈说了声好,却连声音都没有发出

 

“好了好了大哥都说好了,你们回去做好了啦,来大哥”张飞完全不让其他人反映,便把止戈胳膊放到自己脖子上,小心的把止戈扶了起来

 

其他四人小心的护在旁边,跟着站了起来

 

“可是…”关羽还想说些什么

 

“好了啦二哥,你在可是下去大哥就要挂了,走了大哥”

 

“额…”

 

张飞急切想带止戈离开教室,可现在止戈连自己站起来都成问题,更不要说走路的,张飞架着止戈才走了两步,止戈的身体就软了下去

 

“这…”张飞一脸的为难“唉呀,失礼了大哥!”说完便弯腰把止戈抱了起来,快速离开的教室

 

留在教室的四人面面相觑

“那个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很香的牛奶味啊?”马超问出了早就想问的问题

黄忠听着马超的话在空气中嗅了嗅“真的有唉~ 还有一点咖啡的味道”

关羽和赵云无奈的对视一眼 “上课了啦”

 

那边张飞抱着止戈快速的走在去保健室的路上

“大哥你还好吧?”

“不太好…”止戈靠在张飞的身上,内心是说不出的抗拒可现实他又没法推开“去洗手间…”

“啊?”

“快点…”保健室会有校医根本没办法用抑制剂

“哦哦好!”

 

张飞抱着止戈进了洗手间,环视一周,然后把止戈放到了隔间的马桶上(……)小心的扶着

“大哥…”

止戈无力的从背后掏出一个精制的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两只小巧的针剂,新款的抑制剂做成针剂,比口服的药剂见效要快,使用的时候可以直接注射。

 

止戈的手握着小巧的针剂止不住的颤抖,根本无法给自己注射,更不要说他穿的还是长袖

 

“大哥”张飞握住止戈的手腕把针剂接了过来“我来吧…”

 

止戈无力的点点头

 

张飞没有时间去纠正止戈点头和摇头的问题,快速的挽起止戈的衣袖,把药推进了止戈的体内。

 

过了大概一分钟,止戈感觉自己的慢慢平静了下来,血液不再滚烫,身体空虚的感觉慢慢消退,呼吸也平复了下来。

 

“大哥,好一点吗?”张飞担心的问着

“好多了…”

“可是你的脸色还是不太好唉,还是我送你去保健室休息一下把”

“好…”

张飞扶着止戈站起来,止戈一个腿软差点栽倒,张飞一脸错愕的看着止戈,表情仿佛再说,你不是说好多了吗?

 

“额…我只是有点腿软…”

 

评论(10)

热度(104)